快捷搜索:

岳鹏举犬马之报的三人,对政治一无所知

熟悉岳飞的人、不管是通过文学作品、影视作品,评书等等途径,有两个人是必须知道的,也是流传广泛,深入人心的两个人

众所周知,康熙可谓是清朝最出名,也是最有能力的一个皇帝。他6岁登基,成为皇帝,在位61年,有很多功绩,被称为千古一帝。

核心提示:关羽是一个军事干才,然而对政治却一窍不通。关羽是位“善待士卒而骄于士大夫”的那类人物,更加之“护前”,即容不得别人超过他,所以在太守任上,同部属、同僚的关系十分紧张。

洪武二年,朱元璋下诏建立功臣庙,并亲自确定功臣的位次,以徐达为第一,下面依次是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沐英、胡大海、冯国用等人。徐达能够成为明王朝的开国第一功臣,不只是因为他是朱元璋的老乡、少年时代的好伙伴,更重要的是他为朱元璋建立明朝立下了赫赫战功。

这二人虽然武功不及诸位名将,但是对于岳飞的忠心确是当仁不让的。

其实,康熙之所以在六岁的时候就被立为皇太子,秒杀了顺治其他儿子,成功上位。并不是因为他6岁的时候有多聪明,也不是因为6岁的时候就展现出了帝王才能,更不是因为有什么预言使得康熙被顺治帝看中。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关羽,本字长生,河东解县人。逃亡到涿郡之后,为躲避官府追究,遂改字云长,因什么逃亡已无法考证,在乡间抱不平打死豪强一说没有依据也不可信。如真这样,关羽将会把对豪强的仇恨,引申为对整个地主阶级的仇恨,当时涿郡已爆发黄巾农民大起义,关羽会义无反顾地参加进去。至少,也会是起义的同情者。然而,他却参加了刘备招募的乡勇队伍,对农民起义进行镇压,其鲜明立场与浓郁感情,已将后人编造的神话打得粉碎。

从放牛娃到朱元璋的得力干将

这就是岳飞的两个保镖,张保和王横。

康熙之所以成为皇太子,被顺治和孝庄看中,成为大清的皇帝,只是因为一场病。

桃园结义是罗贯中先生杜撰出来的,历史上根本没有这回事。早期的刘备虽然已十分破落、十分狼狈,但仍然处在先祖中山靖王刘胜的光环之下。黄巾起义发生后,他怀着强烈的汉室情结,组织乡勇参加了镇压。他把部曲视为看家本钱,自然要极力笼络军官,所以与关羽、张飞“寝则同席,恩若兄弟”。陈寿在这里使用了文学语言,文学语言夸大了三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带着家眷的刘备,怎能把关羽、张飞拉上床去?

徐达,字天德,濠州钟离永丰乡人。徐达小时候家境贫寒,与朱元璋一块放过牛,两人从小就很要好。

描写此二人最经典的名句就是:“马前张保,马后王横”。

这不是一般的病,这个病,差点毁了清朝,使得清朝很多王侯将相之子死于此,更是使得清朝两位皇帝也死于这个病。不过,也是因为这个病,康熙最后才会登上皇位,成为千古一帝。

结义是流民阶层帮派意识的反映,没有积极可取的内容。由于专制制度的压迫盘剥,中国历史上始终存在着大批流民,还形成较为稳定的职业群体,土匪、兵痞、乞丐、妓女、盗贼是这个群体的核心。求生中,兵痞靠讹诈,土匪靠打杀,乞丐靠讨要,妓女靠卖春,盗贼靠偷窃。为了加大实现获取成功的保险系数,必须将弱势个体变成强势群体,从而产生了“拜把子”这一宗法血缘关系无机延伸的封建形式,是小人“同而不和”的体现。

元朝顺帝至正十三年夏天,朱元璋回到家乡招募士兵,徐达积极响应,应募参军,在朱元璋手下当了头目。

笔者小时候看小人书时,对这句话可是记忆犹新。

这个病就是天花。天花在清朝时期可以说是不治之症了,如果得了天花,没有挺过去的话,那这个人一生也就完了。如果,在小的时候就得了天花,并且挺了过去,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得天花,天花就一生和他说再见。

关羽一生是追随刘备的一生,弄清刘备投奔曹操的脉络,对了解关羽很有帮助。196年,刘备与吕布争夺徐州之战失败后投奔曹操。由于此公有与公孙瓒、吕布一样先投后叛的历史,所以曹操格外警惕,虽给以“出则同舆,坐则同席”的优待,却不肯外放。一次,曹操与刘备喝酒中间,忽然说道:“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冷不丁听到“赞扬”,刘备吓得连汤匙、筷子都抖落在地。刘备为什么如此吃惊?“英雄”是一个含义十分宽泛又十分模糊的词语,有对文治武功的肯定,有对政治、军事实力的肯定,也有对政治、军事才能的肯定,更有对雄心壮志的肯定。曹操将刘备与自己相提并论,只能是最后一种。然而,这恰好又是对主人的威胁。所以与其说这是赞扬,不如说是警告。刘备掂出了“赞扬”的分量,韬晦既已被曹操识破,遂主动参加了董承的阴谋集团。在官渡之战十分吃紧的时候,袁术率兵向袁绍靠拢。仓促间,未经慎重考虑的曹操派刘备、路招率兵拦截。刘备乘机夺取徐州并杀了刺史车胄,再次扮演了“食人之禄而谋其主,驻人地而夺其城”的枭雄角色。曹操利用袁绍见事迟、慢半拍的性格弱点,从前线抽兵扑向徐州,刘备很快以失败告终,妻子被俘虏,败兵被收编,关羽也被活捉了。

当时,朱元璋属于郭子兴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但郭子兴这个人心胸狭窄,贪图财物,遇事缺乏决断。朱元璋知道郭子兴成不了大事,他就想打出濠州城,开拓新地盘,发展势力。

说岳全传里说张保原是李纲的家将,后投奔了岳飞。王横则是敬重岳飞,半路收降的,二人皆用一条熟铜棍,是岳飞手下的两个副将跟班。

康熙出生不久就遇上了天花大潮,很多人都感染上了天花。他也在乳母的带领下,出了宫,去到了宫外,去躲避天花。不过,他即使在宫外,也得了天花。还好,康熙就像是命中注定一般,即使他得了天花,但他也好了,只是脸上留下了痘印,成了一个麻子。

关羽被擒后投降了曹操,并受到特别的优待,“拜为偏将军,礼之甚厚”。至于被困土山时与张辽约三事之说,是罗贯中先生的杜撰。谈判得有实力基础,被擒之人,要么投降,要么受戮,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这一年,徐达随朱元璋相继攻克了许多地方,朱元璋的军队声势大振。至正十五年立下战功,被提升为镇抚。同年6月1日,朱元璋与徐达、汤和、李善长、冯国用等人率3万大军,乘船渡江,杀向南岸,一举攻克了太平城。元军反扑,徐达、邓愈两人各率一支精锐骑兵埋伏于城南山中,从背后突然出击,元军大败而逃。接着,徐达又带领数千人出太平城,攻占了溧阳、溧水,从南面对集庆形成包围之势。1356年3月,朱元璋攻占了集庆,改名为应天府,决定以此为中心,建立根据地,再作远图。

王横在死后名声更甚,是因为在岳飞被抓时,本在马后的王横抄起熟铜棍保护岳飞,被杀死在岳飞马前,而百姓们感念于王横的忠义,因此王横死后名气更大。

康熙对小的时候得天花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并一直不能忘怀,很是难过。

图片 5

应天东面的镇江还在元军手里,对应天威胁很大。朱元璋任命徐达为大将,出兵攻打镇江。徐达不负使命,一举攻占了镇江。然后又分兵掠取金坛、丹阳等县。朱元璋又任命他为统军元帅,驻守镇江。同年4月,徐达又与常遇春等将领在朱元璋亲自指挥下,进占了宁国。7月,徐达派前锋将领赵德胜攻常熟,活捉了张士诚的弟弟张士德。

虽然这两个人在清代小说《说岳全传》中是特别具有个性,而且戏份也相当多的人物,但是在正史上对二人是没有记载的。

据《圣祖廷训格言》中记载,康熙在其晚年曾说:“联幼年时未经出痘,令保姆护视于紫禁城外,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此联六十年来抱歉之处。”

刘备的这次叛曹是因祸得福,不久董承案发,其集团成员及家属都被杀掉,刘备却幸免。然而关羽却留下了品德污点。某地的关帝庙有这样一副对联:

图片 6

图片 7

不过,也就是因为康熙小的时候得了天花,他才在6岁的时候就成了皇帝。

匹马斩颜良,单刀会鲁肃,威名震华夏,爵号亭侯忠不忝;

1358年10月,徐达与邵荣等人联兵夺取了宜兴。这样一来,朱元璋相继攻占了应天周围的许多城池,在东面挡住了张士诚西犯的门路,在西面对徐寿辉采取了以守为攻的战略。

岳飞手下其他的大将,例如岳云、张宪、杨再兴、牛皋等等在《宋史》中都是有传记记载的。但是对岳飞手下的张保和王横却没有列立传。也许因为二人职位低微,达不到立传的级别。

图片 8

徐州降曹操,荆州丧孙权,头颅行万里,封赠大帝耻难消。

1360年5月,徐寿辉被部下陈友谅杀害,陈友谅自称皇帝,占有江西、湖广大片地区,是起义各部中实力最强的一支。陈友谅与张士诚联合,东西夹击朱元璋,进逼应天。朱元璋命诸将分头埋伏于应天城内外各险要地点,诱使陈友谅进入伏击圈。结果,陈友谅大败,逃奔江州。

但是在岳飞传当中也没有关于二人的只言片语。

顺治年纪轻轻就得了天花,更是才二十多岁就死于天花。因为年轻,他一直没有考虑过继承人的时候,也没有立太子。当他得了天花,快死的时候,他才考虑继承人的事情。

贬损他的下联中,投降一节是最难堪的。

1363年7月,朱元璋率大军到达鄱阳湖,与陈友谅决战。开战第一天,徐达冲锋在前,打败了敌军前锋部队,杀敌1500余人,缴获一艘大船。鄱阳湖大战持续一月有余,朱元璋靠火攻终于大胜敌军,陈友谅被飞箭射死。

有人说张保和王横是《说岳全传》里杜撰出来的人物,跟高宠、陆文龙一样都是虚构的。历史上根本不存在张保和王横两个人。

不过,那个时候的顺治帝,心中最完美的人选并不是康熙。而是自己的次子——福全,顺治帝的长子出生不久就去死了,福全虽然不是自己的嫡子,但却是实际上的长子。

官渡之战中,袁绍部将颜良率偏师攻打白马,曹操派张辽及关羽前往救援。到白马后,关羽望见颜良的麾盖,飞马直奔过去,冲破袁军万人组成的纵深阵地,一刀结果了颜良性命,并提着人头冲了回来,袁绍众多将领竟茫然四顾。无可奈何。显然,这段记载是被目击者过分夸大了,古代战争并不是武打戏剧,战争的胜负不是由双方将领武艺的高低决定,而是一系列因素综合的结果。《三国志》作者陈寿没有战争的经历,所以忠实地记录了当时的夸张。夸张毕竟有事实作为内核,匹马斩颜良一事,很可能是率少数精骑的突袭,袁军尚未回过神,关羽已干净利落地完成了壮举。或者是关羽使诈骗过了袁军,所以能直接扑到颜良跟前,接着张辽发动进攻给以策应的结果。不管怎么说,关羽因此以勇着世。

1364年正月,朱元璋在应天自立为吴王,设置百官,建中书省,以李善长为右相国,徐达为左相国,常遇春、俞通海为平章政事。

这种说法是很多人的普遍共识,但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张保和王横这两个被杜撰出来的人物都有自己的庙宇,其中王横的庙宇在清代,香火还十分的鼎盛。

加上福全很聪明,得帝心,因而顺治十分想让福全成为皇帝。只是,在这个时候,顺治的母亲,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孝庄太后,出手阻止了顺治,并向顺治帝推荐了自己的人选——玄烨。

这得追溯到歼灭吕布的徐州争夺战。攻城战之前,吕布派秦宜禄向袁术求救。秦宜禄看到危城难保,遂找到关羽,希望在城破之日保护妻子秦杜氏。能以年轻妻子相托付,想来两人的关系当十分不错。关羽送走秦宜禄之后对曹操说,希望城破后,把秦杜氏赐给自己做妻室。关羽好色央求娶妻并没有什么不对,但受友人之托而谋友人之妻,在古在今,都难逃脱道德法庭的审判。

朱元璋自起兵以来,手下有三个得力干将,第一位就是徐达。

岳飞手下只有几个大将是有自己的庙宇的,张保和王横作为被大家公认的虚构人物居然有自己的庙宇,实在是太令人不可思议。

其实,不管是次子福全,还是三子玄烨,小的时候都是一直陪伴在孝庄身边,孝庄对他们的感情都是一样。

在那时,攻城拔寨后,以敌方年轻女子赏赐部下,以至于放手由军队奸淫掳掠是家常便饭,关羽求娶秦杜氏并不过分。也是过于心切的缘故,关羽有些失态了,竟央求几次。过分央求引起了曹操的关注,城破后召来秦杜氏一看,果然是绝代美人,曹操遂留下秦杜氏做妾,将关羽晾到了一边。

朱元璋消灭陈友谅之后,实力大增,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消灭东吴的张士诚。

图片 9

之所以会推荐玄烨,而不是福全,只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玄烨已经得了天花,并好了。而福全则还一直没有得天花,所以,为了继承人的健康着想,孝庄才会想让玄烨当皇帝。

曹操是视人才为命根子的英雄人物,所以敢提出“唯才是举”。但是遇到美色时,就会连命都不要。建安二年,军阀张绣举众投降,皆大欢喜中,曹操按捺不住一夜的寂寞,竟招来张绣婶娘做三陪小姐。张绣忍受不了这种羞辱,在当夜降而复叛,杀得曹军落荒而逃,使得曹操不仅宛城得而复失,损失了大批人马,就连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和爱将典韦也为他的荒唐付出了生命代价。然而曹操色令智昏,并没有汲取宛城失败的教训,在关羽追随刘备前来投奔后,将好色失德的低级错误又重复了一次。

张士诚的地盘被长江分成两截,江南的浙西地区防守比较坚固,而江北的淮东地区防守则相对薄弱。朱元璋采取先北后南的方略,于元至正二十五年秋天,任命徐达为总兵管,渡江北上,进攻淮东地区。

也许历史上真的有张保和王横两个人物,只不过年代过于久远被遗忘了。二人的官阶和作用或许不像岳飞传中那么大。因此历史不会记住两个小人物。

图片 10

关羽既有夺妻之恨,又临情敌之威;既不能释然以对,又不能形之以色。心情之复杂,处境之尴尬,都是旁观者难以理解的,《三国志》“关羽不自安”五个字,显然难概括其全部心境。

徐达很快攻克了泰州,然后分兵进攻兴化和高邮。朱元璋担心徐达孤军奋战,便命令他返回泰州,先攻取淮安、濠州和泗州。恰在此时,张士诚为了牵制江北朱元璋的军队,出兵攻击江南的宜兴。朱元璋命徐达渡江还击,击退了张士诚的进攻,生俘3000余人。然后,徐达又返回江北,攻打高邮,很快攻克了高邮。

不管张王二人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也绝不会影响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就像高宠、陆文龙一样,即使是虚构的,但是也是极其丰满的。人们也宁愿相信他们真的存在过。

除了孝庄的推荐,顺治还听取了汤若望的建议。汤若望也觉得玄烨比福全更合适,毕竟得过天花之后,对天花就有了免疫力。

图片 11

图片 12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自己母亲的劝说下,在汤若望的建议下,就因为玄烨得过天花,顺治就放弃了福全,将玄烨推向了皇位,成了继顺治之后的大清之主。

关羽这次被擒之后,曹操劝其归顺是真诚的,毕竟他是不可多得的战将。而关羽投降则是屈从,秦杜氏被夺之恨难以忘却,自尊心遭到粗暴践踏的怨气怒气难以下咽;自己又有强烈的求生欲望,故而不能舍生取义。投降虽有辱名节,却可以留得青山。留下之后,他自然要把曹操同刘备比较。曹操虽然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政治优势,有不念旧恶的胸怀,更具有运筹演谋鞭挞宇内的雄才,但关羽与他根深蒂固的积怨已无法消除;刘备虽缺乏一份“家业”,但是在乱世很难估量其将来,最重要的是,刘备对自己远比曹操真诚得多。两相比较,关羽当然心仪后者。关羽投降后,曹操十分爱惜其才能,却又“察其心神无久留之意”,遂派张辽前往试探。关羽回答说:“我知道曹公待我的深情厚意,但刘备待我恩重如山,我们曾立誓同生共死。吾最终不会留在这里,但要到立功报效了曹公之后。”

1366年4月,徐达兵临淮安,夜袭张士诚部将徐义的水寨,徐义乘船逃走。徐达挥兵围城,淮安守将梅思祖等人开城投降,并献出了所辖的四州。随后,徐达进兵攻取了兴化,这样,淮东地区便成为朱元璋的地盘了。

因为这场病,玄烨成了皇帝,成了康熙,成了大清之主,成了千古一帝,改变了清朝的命运,将清朝推向了新的高潮。

让后人敬重的是,关羽敢将自己离开曹操的意图宣示对方。关羽不是不怕死,如果真的忠于刘备且不怕死,那就不会在被擒后立即投降。但是关羽的回答不失为光明磊落,是其他改投门庭者不能相比的。

朱元璋对江南地区的攻击,分为两步。首先是攻取湖州、杭州,切断其两翼力量;第二步是从北、西、南三面包围平江。7月,徐达受命为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统领20万大军,从太湖出发直取湖州,同时分兵攻打杭州和嘉兴。

可以说,这场病,改变了玄烨的命运,改变了福全的命运,改变了清朝的命运。如果,玄烨命运得过天花,那皇帝很有可能就是福全,清朝就会走向不同的命运。

报效曹操的机会终于到来。官渡之战中,斩颜良解白马之围,关羽总算是偿还了不杀之恩,遂有了背他而去的理由。此时曹操似有些割合不得,想用“重加赏赐”结纳其心,但是昔日裂痕已难以愈合,关羽遂“尽封存其所赐”,并留言告别。曹操也是豁达之人,当左右欲追关羽时,他大度地说:“彼各为其主,勿追也。”

张士诚看到湖州危急,不断地派兵增援。见援兵被打败,索性亲自带兵来援,但被徐达在皂林击败。9月,张士诚又派部将徐志坚以轻舟增援,同样被打败。到了11月,湖州、杭州和嘉兴先后被攻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关羽是一个军事干才,然而对政治却一窍不通。刘备取得益州时,荆州的关羽处境已发生三个变化。其一,刘孙关系发生了变化。虽然联盟的形式依然存在,但是荆州成为他们之间无法解开的死结。其二,东三郡划给孙权之后,关羽占据的西三郡已失去昔日的战略意义,刘备将侧重点转移到益州,已不是扩展疆土,而是巩固益州根基。其三,关羽与刘备关系已发生变化,昔日刘备唯一可以依之的干域地位,已被众多的文官武将所瓜分。微妙的君臣关系不仅将关羽下贬了几个等级,而且刘备还在其背后安排刘封、糜芳等给以制约。凡此变化,关羽都没有清醒的认识。授任襄阳太守董督荆州,名义上具有了极大的独立性,但正是这个独立性造成他兵败被杀、传首洛阳的悲惨结局。

朱元璋的第一步战略目的达到后,着手实施第二步战略,就是攻取平江。徐达统领大军进逼平江,把平江包围起来。张士诚在城内外无援兵,内缺粮草,几次突围都没有成功。朱元璋几次派人前去劝降,张士诚死不投降,拼死守城。

关羽是位“善待士卒而骄于士大夫”的那类人物,更加之“护前”,即容不得别人超过他,所以在太守任上,同部属、同僚的关系十分紧张。南郡太守糜芳身份特殊,他既是刘备的小舅子,又是排位在诸葛亮之前的糜竺的弟弟,但糜芳被任命为南郡太守并不是靠裙带关系。还在建安元年即20多年前,糜芳就被曹操任命为彭城相,想来此人才能并不平庸。然而关羽董督荆州时,却瞧不起糜芳与将军傅士仁,从而种下了怨恨的种子。襄阳争夺战吃紧时候,糜芳、傅士仁只出军资,但不肯相救。此时关羽尚不自责,反而威胁说:“等我回去收拾他!”这无异为渊驱鱼、为林逐雀。畏惧不安中,二人率南郡将士投降了孙权,并把关羽侧翼暴露在吴军面前。刘封、孟达也均属于此类,当关羽求救时候,他们均以西三郡初附、人心难测、无力发兵给拒绝了。这样一来,三支遥相呼应、互为犄角的配合已经拆散,关羽只能去跳跛脚舞。以关羽微弱之旅,即使是作战有方,也难以支持旷日持久的攻坚战。

到了1367年2月,徐达因平江久围不克,派人向朱元璋请示。朱元璋亲写书信:“今后军中一切事务皆由将军自行定夺。”双方战到9月,平江城中粮尽,只能以枯草老鼠为食。徐达指挥大军猛烈攻城,张士诚全线崩溃。徐达的军队攻入城中,张士诚自杀未遂,被押送应天。后来,张士诚在看守地自缢而死。

从刘备夺取益州开始,孙刘之间的利益冲突就迅速上升,昔日的联盟已名存实亡,吕蒙突袭东三郡是联盟破裂的标志。然而刘备没有为日后和解留有余地,所以秘密潜来公安,指挥关羽与吕蒙开战。但丧地已无可挽回,徒然让关羽同孙权撕破了脸面,这就为日后的联合拒曹伏下了败笔。然而关羽并不了解自己的艰难处境,所以不仅不设法弥合裂痕,反而主动地制造摩擦,使本已恶化的关系更加恶化。

平江被攻破后,徐达下达军令:“掠民财者死,拆民居者死,离营20里者死。”他命部队各自驻守,安定民心。随后,徐达率诸将回到应天复命,朱元璋亲自到戟门迎接,大赏将士,徐达进封为信国公。

图片 13

消灭张士诚后,朱元璋决定北伐灭元。1367年10月,朱元璋任命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率领25万大军,向北进攻中原。

东三郡争夺战之后,孙权在曹、刘之间采取了微妙的两面策略:一方面,他希望关羽与樊城的曹仁把战火烧旺,从而减轻曹操在东南一线加给自己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不希望关羽在樊城获胜,强大的关羽会成为自己左侧的劲敌。他将处在曹操和关羽的夹攻之中。所以在关羽围攻樊城时,孙权一方面派使者告诉关羽,他将派兵前来相助;一方面又命令军队慢腾腾行军。关羽弄不懂孙权的心机,反而发脾气骂道:“貉子敢这样!攻破樊城后,我不能把你灭了吗?”关羽的骄狂和吹牛,终使孙权在两难之中作出了选择,主动写信给曹操,请求出兵讨伐关羽为之效命。

徐达统率北伐大军浩浩荡荡从淮安出发,先进入山东。北伐军所过之处,张布“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讨元檄文,许多州县纷纷投降,北伐军进展顺利。11月,徐达指挥大军攻克沂州,然后按照朱元璋的指示,命部将韩政扼守黄河天险,张兴祖攻东平、济宁,自己率大军攻克益都。12月,大军抵达济南,守城的元将开城投降。徐达复还益都,进攻登州。北伐军出征三个月,山东基本被平定。

赤壁大战后,曹操一直把孙权视为宿敌,争夺的重点在江淮一线,对西南刘备采取守势,唯汉中是将来进军益州的战略要地,所以才有建安二十年西征张鲁平定汉中和建安二十四年自斜谷南下汉中与刘备再次争夺的战事。以时间推算,襄阳争夺战应是刘备安排的,曹操是农历五月从汉中撤兵,关羽在策应任务完成后,最多也应在农历七月从襄阳撤出,毕竟处在十分敏感的三岔地带,西三郡在经济、军事上都十分艰难。大概关羽觉得有必胜把握,把暂时的战略配合,即对汉中保卫战的积极防御,稀里糊涂地演变成为战略进攻。关羽又是一员战将,在襄阳争夺战中取得了水淹七军、生擒于禁的胜利。但军事上的胜利难以抵消政治上的失败,它直接促成了曹操与孙权联合,当江陵后路被陆逊抄袭时候,关羽及荆州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图片 14

荆州丧失、关羽被杀后,其身躯被就地埋在当阳,其头颅不远千里被送到洛阳。孙权得地之后又卖乖,以此暗示刘备:曹操是杀关羽的主谋,他不过是奉命行事。曹操知道孙权嫁祸于人的把戏,接过关羽头颅后在洛阳厚葬,又以此暗示刘备:杀关羽与本人无关。

1368年正月初四,朱元璋在应天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明,年号洪武。新朝建立,自然要封赏功臣,设置百官。朱元璋任命的左右丞相,一个是李善长,一个就是徐达。朱元璋立长子朱标为太子,李善长兼任太子少师,徐达兼任太子少傅。

荆州之败终成为一段历史,关羽也成为蜀汉割据政权的历史人物,身后被追赠为壮缪侯。此封号颇耐人寻味。“壮”是武勇、功高之意,而“缪”是一个多意词,包含有:同“绞”字,假装,深思状,谬误。同“巧”字。在封号中使用歧义很多、褒贬均有的“缪”字,自然包含了最高当局的蔑视。显然不是取“绞”、“假装”之意,纵观关羽的一生,同“巧”字也没有多大关系,以“深思”比喻则十分勉强,似乎还能说得通,但是,取“谬误”之意则更为恰当,关羽荆州之败,给西蜀带来的损失太大了。至少说,在封号中加上容易产生歧义的字眼,只能理解成满朝文武对关羽既褒且贬的用心。

这年2月,北伐军沿黄河西进直入河南境内,接连攻克了永城、归德、许州守将出城投降,徐达统率大军直奔河南。四月,经过激战,元军弃城而逃,河南被攻克。徐达继续西进,攻克陕州,直逼潼关。元军望风而逃,徐达进入潼关,向西直至华州。至此,徐达的大军已先后占领了山东、河南的大部分地区,又占据了潼关,对元朝的大都形成了月牙形的包围态势。五月,朱元璋驾幸汴梁,慰劳将士,同时商讨下一步的进军方案。徐达建议,应立即发兵,攻取大都,朱元璋采纳了徐达的建议,命徐达统军进攻大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7月,朱元璋返回应天。徐达、常遇春率诸将会于河阴,然后分兵进入河北。闰7月,徐达于临清召集诸将,部署具体进军方略。随后,常遇春首先攻占德州,接连又攻占了长芦、天津。镇守天津的元丞相从海口望风而逃,大都震动,人心大乱。

明军进至河西务,大败元军,乘胜推进到通州,又乘大雾伏击元军,元军守将战败身死。通州失守的消息传到大都,元顺帝惊慌失措,于闰7月27日深夜带着后妃、太子从建德门狼狈逃跑。8月2日,徐达率军进至大都齐化门,士兵填平城下的壕沟,攻进城中。徐达登上齐化门城楼,兵士将元顺帝留下守城的淮王、左右丞相等人押到。这些人宁死不降,被徐达下令处死。其余愿意投降的,徐达准许投降,无一人被滥杀。徐达下令查封城中的府库,派1000兵士守卫皇宫。同时严令所有将士,禁止扰民。由于徐达的军队纪律严明,使大都很快安定下来,街市上的店铺买卖也照常营业。

朱元璋接到攻克大都的捷报后,宣布大赦天下,并下令改大都为北平府,命徐达、常遇春等人率大军攻取山西、陕西等地,扫清元朝的残余势力。

1368年9月,徐达指挥大军进入山西。12月攻占太原、大同,山西全部成为明军的势力范围。洪武三年正月,徐达再次受命为征北大将军,出兵西北。4月,经潼关直指定西,大败元军。11月,徐达凯旋回到京城,朱元璋亲自到龙江迎接。然后大行封赏,改封徐达为魏国公。洪武四年春天,朱元璋命徐达镇守北平。第二年,为了彻底清除北方边患,徐达再次受命出征,给元朝残余势力以沉重打击。洪武六年,徐达留守北平。11月,元军进犯大同,被徐达击退。洪武十四年,徐达又率军出塞,一直进至黄河最北端,大破元军,凯旋而归。

徐达从洪武四年镇守北平,此后10多年间,数次率兵出塞,使元朝残余势力不敢轻易南下,有效地保卫了大明的北方边界,朱元璋由衷地称誉徐达是“万里长城”。

在明王朝的建立过程中,徐达开辟江汉流域,扫清淮楚之地,攻取浙西,席卷中原,声势威名直达塞外,先后降服王公、俘获将领不计其数,但他从不居功自傲,在皇帝面前尤其恭敬谨慎。朱元璋经常召见徐达,设宴欢饮,每每以“布衣兄弟”相称,而徐达总是谦虚谨慎,小心应对,不越君臣之尊卑秩序。

图片 15

按照朝廷的礼仪制度,徐达官至丞相,外出时备有相当规模的威赫仪卫。但他时常乘着普通的车马出门,回到家中也过着俭朴的生活,从不奢侈浪费,或者歌舞宴请以夸耀自己显达高贵。朱元璋曾对徐达说:“大将军征战几十年,劳苦功高,从未安宁地休息过。我把过去住过的旧宅院赐给你,你可以安享天伦之乐。”朱元璋所说的旧宅院,就是他称吴王时的王府。徐达坚决推辞,不肯接受。有一天,朱元璋带徐达来到旧吴王府,设计将徐达灌醉,然后把他抬到床上,蒙上被子,想用这种办法强迫他接受赏赐。徐达酒醒之后,惊慌失措,急忙下床伏地向朱元璋请罪。朱元璋见徐达如此谦恭,心中非常高兴,便不再硬逼他接受旧王府。

徐达除了谦虚谨慎,战功卓着外,尤为重要的一点是忠诚正直,爱憎分明,不结党营私。朱元璋曾在朝堂上当着群臣的面称赞徐达说:“受命率军出征,取得胜利凯旋归来,一贯不骄不傲,女色无所爱,财宝无所取,公正无私,像日月行天一样光明磊落,大将军就是这样的人啊!”

徐达在朝中功高位显,深得皇帝信任,自然有人想高攀他,企图利用他的声望谋取私利。丞相胡惟庸曾想与徐达拉拢关系,结为友好,但徐达看不起胡惟庸的品行作为,没有理会。

当胡惟庸希望与徐达结交而遭冷遇后,便企图收买徐达的看门人福寿,想让福寿捏造罪名陷害徐达。但福寿忠于其主,不吃那一套,胡惟庸也没有办法。

长期的戎马生涯,使徐达的身体逐渐支撑不住,终于积劳成疾,一病不起。1384年闰10月,徐达在北平病重,朱元璋遣使把徐达召回应天,第二年2月20日病逝于应天府,时年54岁。

徐达死后,朱元璋追封他为中山王,谥武宁。赐葬钟山,配享太庙,名列功臣第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岳鹏举犬马之报的三人,对政治一无所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