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墨洛柏和埃比托斯,忒修斯和亚马孙人的战袖手

忒修斯建立新国家后,把雅典娜女神作为雅典的保护神,同时对波塞 冬也十分敬仰,把自己看作波塞冬特别看顾的宠儿。他在哥林多地峡举行了 神圣的角力赛会。正在这时,雅典又面临一场意外的新奇的战争威胁。 在忒修斯早年冒险时,他在讨伐途中到达亚马孙河岸。奇怪的是那些 好战的亚马孙女人并不畏惧这位魁梧的英雄,反而待他为宾客,送给他许多 礼物。忒修斯不但喜欢这些礼物,而且看中了一个美丽的亚马孙女子,他叫 希波吕忒。忒修斯邀请她上船,等她上船后,忒修斯马上解缆开船。他回到 雅典后,同希波吕忒结了婚,可是好斗好战的亚马孙女人对他的拐骗行为感 到愤怒。长久以来,她们一直在寻找机会报复。有一天,她们突然开来了一 支船队,登上陆地,围困城市,并攻占了雅典,甚至在雅典的城中心扎下营 盘。居民们早已惊恐地逃进了城堡。双方对峙着,好长时间都不敢贸然进攻。 后来,忒修斯给复仇女神献祭,得到神谕,才开始巡视城堡,组织战斗。开 始时,雅典的男子们遭到亚马孙女人的猛烈攻击,一直退到复仇女神厄里尼 厄斯的神庙。后来,亚马孙女人的右翼被击退,许多人被杀死。王后希波吕 忒在战斗中跟丈夫一起抗击亚马孙人。一支飞镖从忒修斯旁边击中了她,把 她刺死了。为纪念这位亚马孙女子,雅典人为她建立了一根大柱。后来战争 和平解决,双方缔结了和约。亚马孙人离开了雅典,退回本国。

美索尼亚的国王克瑞斯丰忒斯也遇到了重重磨难,他的命运不比忒梅 诺斯好多少。他娶了墨洛柏为妻,生了许多孩子,其中最年轻的儿子是埃比 托斯。墨洛柏是亚加狄亚国王库普塞罗斯的女儿。克瑞斯丰忒斯给自己和他 的孩子们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宫殿。但他在宫里并没享多久的福,因为他是一 位贤明的君主,特别愿意帮助平民百姓。这使许多富户十分恼怒,他们集合 起来,把国王和他的几个儿子都杀死了。只有小儿子埃比托斯侥幸逃脱,母 亲把他藏在亚加狄亚,让儿子悄悄地跟着外祖父库普塞罗斯一起生活,接受 教育。 赫拉克勒斯的另一个子孙波吕丰忒斯篡夺了美索尼亚的王位。他强娶 墨洛柏为妻,当他听说克瑞斯丰忒斯还有一位继承人活在世上,就重金悬赏 购买他的脑袋。可是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能够得到这笔赏金,因为没有人 确切地知道这位子嗣究竟藏在哪里。 埃比托斯长大成人后,悄悄地离开了外祖父的宫殿,不让任何人知道 他的目的,一个人来到美索尼亚,埃比托斯已经听说悬赏购买他脑袋的事。 他壮起胆子,扮成一个外乡人,来到波吕丰忒斯国王的宫殿,连生母都没有 把他认出来。他当着国王和王后说:“啊,国王哟,我来告诉你,我想领取 购买小王子脑袋的赏金。他作为克瑞斯丰忒斯的合法继承人的确威胁着你的 王位。我认识他,就像认识我自己一样。我愿意把他交到你的手上,由你处 置。” 听到这话,墨洛柏吓得脸色刷白。她急忙找来一名忠实的老仆人。这 个老仆人曾经帮她救助过埃比托斯,因为畏惧新国王,所以隐居在离宫殿很 远的地方。墨洛柏派他秘密前往亚加狄亚,提醒她的儿子小心谨慎,或把他 带来美索尼亚,让他率领痛恨昏君的人民反抗波吕丰忒斯,夺回王位。 老仆人来到亚加狄亚,见到了国王库普塞罗斯和其他的王室成员。他 们都忧虑重重,因为埃比托斯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出了什么事。老仆人急 忙赶回美索尼亚,把一切告诉了王后。两个人都认为,来到国王面前的那个 外乡人一定在亚加狄亚谋害了埃比托斯,并把他的尸体带到美索尼亚。他们 没有多加思考,想干掉已住在宫里的外乡人。当天夜里王后手持一把利斧, 在忠诚的老仆人的帮助下,偷偷地走进外乡人的房间里,想趁他熟睡时将他 砍死。 这年轻人睡得很平静、安详。月光照着他的脸。墨洛柏举起斧子正要 砍下去,老仆人突然惊叫一声,急忙托住王后的手臂。“住手!”他大喝一声, “你要杀的人正是你的亲生儿子埃比托斯!” 听到这话,墨洛柏悬下手臂,把斧子扔在地上。她扑到儿子身上,儿 子惊醒过来。两人拥抱在一起。儿子告诉母亲他回来是要惩罚那些杀人凶手, 把母亲从她厌恶的婚姻中解放出来,并在市民的帮助下重登王位。三人商量 了复仇的办法,然后分头行事。墨洛柏穿上丧服,来到国王面前,告诉他刚 得到小儿子确实死了的不幸的消息,因此她决心与丈夫和平相处并忘掉过去 的一切不幸。这位暴君中了圈套。他去除了心患,感到十分高兴。他还答应 给神衹献祭,庆祝他的敌人全被消灭了。他召集市民到广场上来参加这一仪 式。他们不情愿地来到广场,他们仍然怀念从前的国王克瑞丰忒斯,哀悼他 的儿子埃比托斯。当国王正在献祭时,埃比托斯从人群中冲出来,用利剑刺 入国王的胸口。墨洛柏也和仆人走到人群前,向市民们宣布,这位外乡人就 是埃比托斯,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埃比托斯当 天就继承了王位,然后惩罚了谋害他父亲和兄长的凶手,他赢得了美索尼亚 人的尊敬,享有崇高的威望,以至于他的后裔不再称为赫拉克勒斯的后裔, 而被称为埃比托斯的后裔。

国王得摩丰在王宫里听到消息:外面的广场上全是逃亡的人,还有一 支外国的军队,一个使者要求把逃亡的人交给他处置。国王亲自来到广场, 从使者的口中听到了欧律斯透斯的意图。“我是亚各斯人,”库泼洛宇斯说, “我要求带回去的是一批亚各斯人。他们是我们国王的仆人。忒修斯的儿子, 你大概不会丧失理智,为了庇护这些逃亡者,不惜同欧律斯透斯进行战争!” 得摩丰是一位沉着而又宽容的国王,他听了使者的话后只是说:“我还 没有听到双方的意见,怎能判定谁是谁非呢?又怎能决定进行一场战争呢? 这位老人,你是年轻人的保护者,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伊俄拉俄斯从神坛的石阶上站起来,虔诚地向国王鞠了一躬,说:“国 王,我第一次感到我是到了一座自由的城市。这里允许我讲话,这里有人倾 听我的讲话。其他的地方,我们却被驱逐出境,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欧律 斯透斯把我们从亚各斯赶了出来。我们既然不能在国内逗留,那么他又怎能 说我们是他的臣民呢?难道逃出亚各斯的人在全希腊没有立足之地吗?不! 至少在雅典不是这样!这座英雄城市的居民不会把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赶出他 们的国土。他们的国王不会让请求保护的人被人从神坛这里拖走。你们放心 吧,我的孩子!你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而且是和你的亲戚在一起。 国王啊,你所保护的不是外乡人,这些遭受迫害的人都是赫拉克勒斯的子孙, 而赫拉克勒斯和你的父亲忒修斯都是珀罗普斯的孙子,而且赫拉克勒斯还从 地府里救出了你的父亲。” 国王听完这些话,朝伊俄拉俄斯伸出手去说:“有三个理由让我有义务 保护你们,不能拒绝你们的请求。第一是宙斯和这座神坛,第二是亲戚关系, 第三是赫拉克勒斯对我父亲的恩惠。如果我让你们被人从神坛旁拖走,那么 这个国家便不再是自由的国家,不再是尊敬神衹的国家,也不再是遵奉道义 的国家!因此,使者,请你立即回到迈肯尼去,告诉你们的国王,我决不允 许你把这批流亡者重新带回去!” “我走,我走!”库泼洛宇斯说,并威胁似地挥动手中的节杖,“我会带 领一支亚各斯的军队再来的。有一万士兵正等着我的国王发布命令。他会亲 自统率军队,真的,这支军队已经到达你的王国的边境了。” “见你的鬼吧!”得摩丰鄙视地说,“我不怕你,也不怕你们所有的亚各 斯人!”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这里都欢呼雀跃。一群年轻人从神坛上跳起 来,把手放在国王的手里,感谢这位慷慨的救命恩人。伊俄拉俄斯又代表大 家讲话,感谢国王和雅典的市民们。 回到王宫后,国王得摩丰紧急部署,准备对付敌人的侵犯。他召集了 一批占卜和善观天象的人,吩咐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他也邀请伊俄拉俄斯 和他带领的那些人住在王宫里。伊俄拉俄斯一再推辞,宣称他不愿离开宙斯 的神坛,他们愿意留在这里,为雅典城祈祷幸福。 “直到神衹帮助国王取得胜利后,”他说,“我们才愿意让自己疲倦的身 体在你们的屋檐下休息!” 这时,国王登上最高的塔楼,观测越来越近的敌人的军队。他召集他 的士兵,命令他们保卫雅典城,然后又和星象、占卜家一起商量。当伊俄拉 俄斯向神衹祈祷时,突然,得摩丰愁容满面地来到他的面前。“你说我该怎 么办,朋友?”他大声地说,“我的军队虽然准备抗击亚各斯人,可是我的 占卜家都说,这场战争要取得胜利,必须有一个条件,可是这条件我是难以 满足的。神谕明确告诉我们:你们不用宰杀牛犊和公牛,只要牺牲一个出身 高贵的年轻女子,只有这样,你们,包括这座城市才能指望取得胜利,并获 得拯救。可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自己有个女儿,然而哪个父亲愿意作出这 样的牺牲呢?生有女儿的高贵人家,谁愿意把女儿交出来呢?这是一件会引 起内战的麻烦事!”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国王的话,心情很沉重。“天哪!”伊俄拉俄 斯叫起来,“我们真像沉船遇难的人,刚刚爬上海滩,又被巨浪卷回大海。 希望啊,为什么像场梦一样呢?完了,孩子们,现在国王会把我们交出来的, 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责怪他。”突然,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你知道我们 该怎样拯救自己吗?你把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们留下来,把我交出去,送给欧 律斯透斯!他一定会把我处死,因为我是大英雄的伙伴,是他的忠实的朋友。 我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愿意为这些年轻人牺牲我的生命!” 得摩丰看着他,悲伤地说:“你的精神是高贵的,可是它帮不了我们。 你以为欧律斯透斯杀死一个人会满足吗?不!他要杀死赫拉克勒斯的子孙 们。你如果还有别的主意,那就告诉我。刚才的这个是主意行不通的。”

忒修斯怀着悲痛埋葬了父亲,然后将阿提喀的童男童女乘坐的那艘船 献给阿波罗,那是一只能容纳30个水手的船。雅典人为怀念这次神奇的历 险,设法保全这只船,把船上的朽木不断地更换。因此,许多年以后,在亚 历山大大帝时还可以看到这一古老而珍贵的纪念物。 忒修斯当了国王。事实表明他不仅在战斗中是位英雄,而且在治理国 家方面也是天才,他让人民安居乐业,得到幸福。在这方面他甚至超过了自 己树立的榜样赫拉克勒斯。在他执政之前,阿提喀的居民大多数居住在雅典 小城和周围的农庄以及稀稀落落的村庄里。如果要把村民们召集起来,那真 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忒修斯把整个阿提喀地区的居民全部集中在城里,把 零星的村庄组织起来,建成一个统一的国家。他并没有使用武力完成这一伟 大的事业,而是周游各方,亲自去各个村镇,找各方人商谈,征得他们的同 意。说服穷人或低贱的人并不费事,因为他们和富人联合起来并不吃亏。为 了说服富人和有权势的人,忒修斯宣布限制国王的权力,并答应制订一部保 障他们自由的宪法。“至于我本人,”他说,“我只愿在战争时当你们的首领。 平时当一名保护宪法的人。我认为我们所有的居民都应该享受平等的权利。” 许多贵族认识到这种改革可能会对他们带来利益,因此持欢迎态度,还有一 些守旧的人,畏惧忒修斯在民众中的威信,畏惧他的权力和惊人的胆量,因 此,趁着忒修斯还没有强迫他们的时候,也纷纷表示愿意接受他的劝说。 忒修斯取消了各个市镇的单独的市议会和独立的机构,他在市中心建 立一个共同的市议会。他还给全体居民规定了一个假日,并称为泛雅典节, 即全体雅典人的共同节日。从此,雅典才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城市,被越来 越多的人所接受、传诵。从前它只是一座国王的城堡,建造的人把它称作开 克虏帕斯堡,周围只有几间居民的住房。为了更加扩大这一城市,他保证所 有居民享有同等权利,以此吸引新的移民,他希望雅典成为一个多民族聚居 的中心。可是为了避免大量的人涌来造成混乱,他在新城内把居民分为贵族、 农民和手工业者三大阶级,并为各阶级规定了独自的权利和义务。作为国王, 他也限制自己的权力。正如他亲口答应的那样,他让国王的权力受到贵族议 会和人民会议的节制。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墨洛柏和埃比托斯,忒修斯和亚马孙人的战袖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