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

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金羊毛的来历是这样的:佛里克索斯是玻俄提亚国王阿塔玛斯的儿子, 他受尽了父亲的宠妾伊诺的虐待。他的生母涅斐勒为了搭救儿子,在他的姐 姐赫勒的帮助下,把儿子从宫中悄悄地抱了出来。涅斐勒是一位云神,她让 儿子和女儿骑在有双翼的公羊背上。这公羊的毛是纯金的。那是她从众神的 使者、亡灵接引神赫耳墨斯那儿得到的礼物。姐弟俩骑着这头神奇的羊凌空 飞翔,飞过了陆地和海洋。在途中,姐姐赫勒一阵头晕,从羊背上坠落下去, 掉在海里淹死了。那海从此就称为赫勒海,又称赫勒斯蓬托。佛里克索斯则 平安地到达黑海沿岸的科尔喀斯,受到国王埃厄忒斯的热情接待,并把女儿 卡尔契俄柏许配给他。佛里克索斯宰杀金羊祭献宙斯,感谢他保佑他逃脱。 他把金羊毛作为礼物献给国王埃厄忒斯。国王又将它转献给战神阿瑞斯,他 吩咐人把它钉在纪念阿瑞斯的圣林里,并派一条火龙看守着,因为神谕告诉 他,他的生命跟金羊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金羊毛存则他存,金羊毛亡则他 亡。 金羊毛被看作稀世珍宝,很久以来,希腊人对它传说纷纷。许多英雄 和君王都想得到它。所以,珀利阿斯国王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鼓励伊阿宋 去取回这件宝物。伊阿宋真的同意了,他没有看出叔父的真正用意是要他冒 险身亡,却欣然答应完成这次冒险事业。 希腊着名的英雄们都被邀请参加这一英勇的盛举。聪明绝顶的希腊建 筑师阿耳戈在佩利翁山脚下,在雅典娜的指导下,用在海水里不会腐烂的坚 木造了一条华丽的大船,船上共有五十支船桨。大船以造船者的名字命名为 “阿耳戈”,阿耳戈是阿利斯多的儿子。这艘船是希腊人在海上航行的最大 的一艘船。帆具用多多那神殿前的一棵会说话的栎树上的木料制成,这木板 可用来占卜,这是女神雅典娜的赠物。华丽的大船两侧装饰着富丽的花纹板, 但船体很轻,所以英雄们可以把它扛在肩上运走。 当大船造好并装备停当后,阿耳戈船上的水手抽签决定自己在船上的 位置。伊阿宋担任船上的指挥,提费斯掌舵,眼力敏锐的林扣斯为领港员, 着名的英雄赫拉克勒斯掌管前舱,阿喀琉斯的父亲珀琉斯和埃阿斯的父亲忒 拉蒙负责后舱。其余的水手还有宙斯的儿子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皮罗斯 国王涅斯托耳的父亲涅琉斯,忠贞的妻子阿尔刻提斯的丈夫阿德墨托斯,杀 死卡吕冬野猪的墨勒阿革洛斯,天才的歌手俄耳甫斯,帕特洛克罗斯的父亲 墨诺提俄斯,后来当了雅典国王的忒修斯和他的朋友庇里托俄斯,赫拉克勒 斯的年轻朋友许拉斯,海神波塞冬的儿子奥宇弗莫斯和小埃阿斯的父亲俄琉 斯。伊阿宋把他的船祭献给海神波塞冬。起航前,所有的英雄都给波塞冬和 其余海神献祭供品,并虔诚地祈祷。 当所有的英雄在船中就位后,伊阿宋一声令下,他们就拔锚启航,五 十支船桨一起划动,大船乘风破浪地前进,不久爱俄尔卡斯港就远远地被抛 在后面。英雄们意气风发,驶过了海岛和山峦。第二天,海上起了一阵大风, 汹涌的波浪把他们一直送到雷姆诺斯岛的港口。

在青铜人类的时代,世界的主宰宙斯不断地听到这代人的恶行,他决 定扮作凡人降临到人间去查看。他来到地上后,发现情况比传说中的还要严 重得多。一天,快要深夜时,他走进阿耳卡狄亚国王吕卡翁的大厅里,吕卡 翁不仅待客冷淡,而且残暴成性。宙斯以神奇的先兆,表明自己是个神。人 们都跪下来向他顶礼膜拜。但吕卡翁却不以为然,嘲笑他们虔诚的祈祷。“让 我们考证一下,”他说,“看看他到底是凡人还是神衹!”于是,他暗自决定 趁着来客半夜熟睡的时候将他杀害。在这之前他首先悄悄地杀了一名人质, 这是摩罗西亚人送来的可怜人。吕卡翁让人剁下他的四肢,然后扔在滚开的 水里煮,其余部分放在火上烤,以此作为晚餐献给陌生的客人。宙斯把这一 切都看在眼里,他被激怒了,从餐桌上跳起来,唤来一团复仇的怒火,投放 在这个不仁不义的国王的宫院里。国王惊恐万分,想逃到宫外去。 可是,他发出的第一声呼喊就变成了凄厉的嚎叫;他身上的皮肤变成 粗糙多毛的皮;双臂支到地上,变成了两条前腿。从此吕卡翁成了一只嗜血 成性的恶狼。 宙斯回到奥林匹斯圣出。他与诸神商量,决定根除这一代可耻的人。 他正想用闪电惩罚整个大地,但又担心天国会被殃及,宇宙之轴会被烧毁。 于是,他放弃了这种粗暴报复的念头,放下独眼神给他炼铸的雷电锤,决定 向地下降下暴雨,用洪水灭绝人类。这时,除了南风,所有的风都被锁在埃 俄罗斯的岩洞里。南风接受了命令,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直扑地面。南风可 怕的脸黑得犹如锅底,胡须沉甸甸的,好像满天乌云。洪涛流自他的白发, 雾霭遮盖着前额,大水从他的胸脯涌出。南风升在空中,用手紧紧地抓住浓 云,狠狠地挤压。顿时,雷声隆隆,大雨如注。暴风雨摧残了地里的庄稼。 农民的希望破灭了,整整一年的辛劳都白费了。 宙斯的弟弟,海神波塞冬也不甘寂寞,急忙赶来帮着破坏,他把所有 的河流都召集起来,说:“你们应该掀起狂澜,吞没房屋,冲垮堤坝!”他们 都听从他的命令。波塞冬亲自上阵,手执三叉神戟,撞击大地,为洪水开路。 河水汹涌澎河,势不可挡。泛滥的洪水涌上田野,犹如狂暴的野兽,冲倒大 衬、庙宇和房屋。水势不断上涨,不久便淹没了宫殿,连教堂的塔尖也卷入 湍急的漩涡中。顷刻间,水陆莫辨,整个大地一片汪洋,无边无际。 人类面对滔滔的洪水,绝望地寻找救命的办法。有的爬上山顶,有的 驾起木船,航行在淹没的房顶上。大水一直漫过了葡萄园,船底扫过了葡萄 架。鱼儿在枝蔓间挣扎,满山遍野逃遁的野猪被浪涛吞没,淹死。一群群人 都被洪水冲走,幸免于难的人后来也饿死在光秃秃的山顶上。在福喀斯,有 一座高山的两个山峰露出水面,这就是帕耳那索斯山。普罗米修斯的儿子丢 卡利翁事先得到父亲的警告,造了一条大船。当洪水到来时,他和妻子皮拉 驾船驶往帕耳那索斯。被创造的男人和女人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善良,更虔诚 的了。宙斯召唤大水淹没大地,报复了人类。他从天上俯视人间,看到千千 万万的人中只剩下一对可怜的人,漂在水面上,这对夫妇善良而信仰神衹。 宙斯平熄了怒火。他唤来北风,北风驱散了团团乌云和浓浓的雾霭,让天空 重见光明。掌管海洋的波塞冬见状也放下三叉戟,使滚滚的海涛退去,海水 驯服地退到高高的堤岸下,河水也回到了河床。树梢从深水中露了出来,树 叶上沾满污泥。群山重现,平原伸展,大地复原。 丢卡利翁看看周围,大地荒芜,一片泥泞,如同坟墓一样死寂。看着 这一切,他禁不住淌下了眼泪,对妻子皮拉说:“亲爱的,我朝远处眺望, 后不到一个活人。我们两个人是大地上仅存的人类,其他人都被洪水吞没了, 可是,我们也很难生存下去。我看到的每一朵云彩都使我惊恐。即使一切危 险都过去了,我们两个孤单的人在这荒凉的世界上,又能做什么呢?唉,要 是我的父亲普罗米修斯教会我创造人类的本领,教会我把灵魂给予泥人的技 术,那该多么好啊!”妻子听他说完,也很悲伤,两个人不禁痛哭起来。他 们没有了主意,只好来到半荒废的圣坛前跪下,向女神忒弥斯恳求说:“女 神啊,请告诉我们,该如何创造已经灭亡了的一代人类。啊,帮助沉沦的世 界再生吧!” “离开我的圣坛,”女神的声音回答说,“戴上面纱,解开腰带,然后把 你们母亲的骸骨仍到你们的身后去!” 两个人听了这神秘的言语,十分惊讶,莫明其妙。皮拉首先打破了沉 默,说:“高贵的女神,宽恕我吧。我不得不违背你的意愿,因为我不能扔 掉母亲的遗骸,不想冒犯她的阴魂!” 但丢卡利翁的心里却豁然明朗,他顿时领悟了,于是好言抚慰妻子说: “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那么女神的命令并没有叫我们干不敬的事。大地是 我们仁慈的母亲,石块一定是她的骸骨。皮拉,我们应该把石块扔到身后去!” 话虽这么说,但两个人还是将信将疑,他们想不妨尝试一下。于是, 他们转过身子,蒙住头,再松开衣带,然后按照女神的命令,把石块朝身后 扔去。一种奇迹出现了:石头突然不再坚硬、松脆,而是变得柔软,巨大, 逐渐成形。人的模样开始显现出来,可是还没有完全成型,好像艺术家刚从 大理石雕凿出来的粗略的轮廓。石头上湿润的泥土变成了一块块肌肉,结实 坚硬的石头变成了骨头,石块间的纹路变成了人的脉络。奇怪的是,丢卡利 翁往后扔的石块都变成男人,而妻子皮拉扔的石头全变成了女人。直到今天, 人类并不否认他们的起源和来历。这是坚强、刻苦、勤劳的一代。 人类永远记住了他们是由什么物质造成的。

珀耳修斯是宙斯的儿子,出生后,他的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即亚各 斯国王,将珀耳修斯和他的母亲达那厄装在一只箱子里,投入大海。因为一 种神谕告诉国王:他的外孙将会夺取他的王位并谋害他的生命。宙斯保佑着 在大海中漂流的母子,引导这只箱子穿过风浪,最后箱子一直漂到塞里福斯 岛,靠近了海岸。岛上有两位兄弟,狄克堤斯和波吕得克忒斯,他们统治着 塞里福斯岛。狄克堤斯正在海边捕鱼,他看到水里漂来一只木箱,就连忙把 它拉上海岸。回到家中,兄弟二人对遭遗弃的落难人十分同情,便收留了他 们。波吕得克忒斯娶达那厄为妻,并悉心地抚育珀耳修斯。 珀耳修斯长大成人后,他的继父波吕得克忒斯劝他外出去冒险,并希 望他能够建功立业。勇敢的小伙子雄心勃勃,决心砍下女妖墨杜萨那颗丑恶 的脑袋,把它带到塞里福斯,交给国王。 珀耳修斯整理完行装就上路了。诸神引导他一直来到了远方,那是可 怕的众怪之父福耳库斯居住的地方。珀耳修斯在那里遇到了福耳库斯的三个 女儿:格赖埃。她们生下来就是满头白发,三个人只有一只眼睛,一颗牙齿, 彼此轮流使用。珀耳修斯夺走了她们的牙齿和眼睛。她们要求归还她们这些 不可缺少的东西。他提出一个条件,要她们指明到仙女那儿去的道路。这些 仙女都会魔法,有几样宝物:一双飞鞋,一只神袋,一顶狗皮盔。无论谁, 有了这些东西,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自由飞翔,看到愿意看到的人,而别人却 看不见他。福耳库斯的女儿们给珀耳修斯指路,并且讨回了自己的眼睛和牙 齿。 到了仙女那里,珀耳修斯得到了三件宝贝。他背上神袋,穿上飞鞋, 戴上狗皮盔。此外,他又从赫耳墨斯那里得到一副青铜盾。他用这些神物把 自己武装起来,向大海那边飞了过去。那里住着福耳库斯的另外三位女儿, 即戈耳工。在三个女儿中小女儿墨杜萨是凡胎,珀耳修斯就是奉命来取她的 脑袋的。珀耳修斯发现戈耳工们正睡觉。她们的头上布满了鳞甲,没有头发, 头上盘着一条条毒蛇。她们长着公猪的獠牙,她们有双铁手,还有金翅膀, 任何人看到她们都会立即变成石头。珀耳修斯知道这个秘密。他背过脸去, 不看熟睡中的女人,然后用光亮的盾牌作镜子,清楚地看出她们的三个头像, 并认出了谁是墨杜萨。雅典娜又指点他怎样动手,所以他顺利地割下了女妖 的头。 珀耳修斯还没有收起刀,突然从女妖身躯里跳出一匹双翼的飞马珀伽 索斯,后面又紧跟着一位巨人克律萨俄耳,他们都是波塞冬的后代。珀耳修 斯小心地把墨杜萨的头颅塞在背上的神袋里,离开了那里。这时候,墨杜萨 的姐姐们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们看见了被杀死的妹妹的尸体,便立刻展开翅 膀,飞到空中追赶凶手。可是珀耳修斯戴着仙女的狗皮盔,躲过了跟踪和追 捕。不过他在空中也遇到了狂风袭击,被吹得左右摇晃。当他摇摆着经过利 比亚沙漠时,从墨杜萨的脑袋上滴下的点点鲜血,一直落到地上,变成了各 种颜色的毒蛇,世界上许多地方从此以后就有了危险的蛇类。 珀耳修斯继续向西飞行,最后在国王阿特拉斯的国土上降落下来,想 休息一会儿。这里有一片丛林,树上结着金果,旁边守卫着一条巨龙。珀耳 修斯请求让他在这儿住一夜,但没有得到允许。因为阿特拉斯担心他的金果 被盗,所以狠心地把珀耳修斯逐出了宫殿。珀耳修斯十分愤怒,当场从神袋 中掏出墨杜萨的头颅,自己却背过身子,把头颅向国王递了过去。 国王身材高大,如同一位巨人。他看到墨杜萨的头后立即变作一块巨 石,简直像一座大山,他的胡须和头发变成了广阔的森林,肩膀、手臂和大 腿变成了山脊,头颅变成高高的山峰。 珀耳修斯重新系上飞鞋,戴上头盔,背上神袋飞上高空。他一路飞行, 来到埃塞俄比亚的海岸边,这是国王刻甫斯治理的地方。珀耳修斯看到耸立 在大海之中的山岩上捆绑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姑娘泪 流不止。珀耳修斯为她的年轻美貌所动心,便跟她打起招呼。“你为什么捆 绑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姑娘反背着双手,起初沉默不语,害怕同一个陌生人说话。假如她能 动弹,真想用双手蒙住脸。为了不使陌生人造成错觉,以为她真的做了什么 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她噙着眼泪,回答说:“我叫安德洛墨达,是埃塞俄比 亚国王刻甫斯的女儿。我的母亲曾吹嘘,说我比海神涅柔斯的女儿,即海洋 的女仙们更漂亮。海洋女仙们十分愤怒。她们共有姐妹五十人,一起请海神 发大水淹没了整个国家。海神还派了一个妖怪,吞没了陆上的一切。神谕宣 示:如果想使国家得到解救,必须把我,国王的女儿丢给妖怪喂食。国民顿 时闹得沸沸扬扬,纷纷要求我的父亲献出女儿,拯救全国。绝望之余,国王 只好下令将我锁在这里。” 姑娘的话刚刚讲完,滔天的海浪滚滚而来。海水中冒出了一个妖怪, 宽宽的胸膛盖住了整个水面。姑娘一见,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她的父母亲也 赶紧走来。他们看到女儿大祸临头,万分绝望,母亲因内疚流露出痛苦的神 情。他们紧紧地抱着捆绑着的女儿,却无能为力,救不了女儿。 这时珀耳修斯说:“你们要哭,将来有的是时间;眼下,当务之急是救 人。我叫珀耳修斯,是宙斯和达那厄的儿子。我战胜了墨杜萨。神的翅膀让 我飞越高空。姑娘如果是自由的,并愿意挑选配偶的话,她一定会首先看中 我。但像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却要向她正式求婚,并愿意前去搭救她。你们 愿意接受我的条件吗?”父母庆幸遇到了救星,连连点头,不仅答应把女儿 许配给他,还答应把王国送给他作为嫁妆。 说话间妖怪已经游了过来,只有一箭之地了。年轻人见状便用脚往上

坦塔罗斯是宙斯的儿子,他统治着吕狄亚的西庇洛斯,以富有而出名。 由于出身高贵,诸神对他十分尊敬。他可以跟宙斯同桌用餐,不用回避神衹 们的谈话。可是他的虚荣心又使他实在不配享有天上的福祉,于是,他开始 对诸神作恶。他泄露他们生活的秘密;从他们的餐桌上偷取蜜酒和仙丹,并 把它们分给凡间的朋友。他把别人在克里特的宙斯神庙里偷走的一条金狗藏 在家里。坦塔罗斯窝藏脏物,拒不交出,将金狗窃为己有。有一天,他邀请 诸神到家中作客。为了试探一下神衹们是否通晓一切,他让人把自己的儿子 珀罗普斯杀死,然后煎烤烧煮,做成一桌菜,款待他们。在场的谷物女神得 默忒耳因思念被抢走的女儿珀耳塞福涅,在宴席上心神不定,只有她出于礼 貌稍微尝了一块肩胛骨。别的神衹早已识破了他的诡计,纷纷把撕碎的男孩 的肢体丢在盆里。命运女神克罗托将他从盆里取出,让他重新活了过来,可 惜肩膀上缺了一块,那是被得默忒耳吃掉的,后来只好用象牙补做了一块。 坦塔罗斯因此得罪了神衹。他罪恶滔天,被神衹们打入地狱,在那里 备受苦难和折磨。 他站在一池深水中间,波浪就在他的下巴下翻滚。可是他却忍受着烈 火般的干渴,喝不上一滴凉水,虽然凉水就在嘴边。他只要弯下腰去,想用 嘴喝水,池水立即就从身旁流走,留下他孤身一人空空地站在一块平地上, 就像有个妖魔作法,把池水抽干了似的。同时他又饥饿难忍。在他身后就是 湖岸,岸上长着一排果树,结满了累累果实,树枝被果实压弯了,吊在他的 额前。他只要抬头朝上张望,就能看到树上蜜水欲滴的生梨,鲜红的苹果, 火红的石榴,香喷喷的无花果和绿油油的橄榄。这些水果似乎都在微笑着向 他招呼,可是,等他踮起脚来想要摘取时,空中就会刮起一阵大风,把树枝 吹向空中。除了忍受这些折磨外,最可怕的痛苦则是连续不断的对死神的恐 惧,因为他的头顶上吊着一块大石头,随时都会掉下来,将他压得粉碎。 坦塔罗斯蔑视神衹,被罚入地狱,永无休止地忍受三重折磨。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阿耳戈英雄们乘船出发,珀耳修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