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波吕丢刻斯和珀布律喀亚国王,菲纽斯和妇人鸟

第二天清晨,太阳升起时,他们来到一个伸入大海的半岛附近,抛了 锚,准备休息。这里是珀布律喀亚王国,野蛮的国王阿密科斯在海岬旁有许 多畜栏和房屋。阿密科斯生性好斗,他规定外乡人必须和他进行拳击比赛, 并要取胜,否则不许离开他的王国。为此,许多人的性命断送在他的手里。 阿耳戈英雄刚上岸,他就朝他们走去,用挑衅的口吻嚷道:“听着,你们这 群海上的流浪者:外乡人如果不和我赛拳并战胜我,就不许离开我的王国。 你们赶快挑选一个最有本事的人前来跟我比赛,否则我就要叫你们完蛋!” 在阿耳戈的英雄中,有一个希腊最杰出的拳击手,名叫波吕丢刻斯, 他是勒达的儿子。 一听国王的挑战,他被激怒了,跳上前去叫道:“你别吓唬人,碰上我 算你找对了人,”珀布律喀亚国王上下打量着这个勇士,眼珠子骨碌碌地转 动着。可波吕丢刻斯微微一笑,显得十分镇静。他伸出双手,试着挥动了一 阵,看看它们是否因为长久掌舵而变得不灵活了。当英雄们离开大船时,双 方早已面对面地站好位置。国王的一个奴仆朝他们丢下两副赛拳的皮套。 “随你挑吧,看哪一双适合你的手。”阿密科斯说,“我用不了多久就能 结果你!你马上就会亲身体验到我是一个最好的鞣革匠。” 波吕丢刻斯仍然默默地微笑着,拿起就近的一副手套,转过身来,让 朋友们套紧在双手上。珀布律喀亚国王也同样这样做了。拳击开始了。国王 朝希腊人奋力冲过来,连连出击,使波吕丢刻斯没有喘息和还手的机会。波 吕丢刻斯总是巧妙地躲过他的攻击,不让他的重拳落到身上。不一会,他就 发现了对手的弱点,于是伺机给他挥去重重的几拳。国王这才领略到对方的 厉害。双方你一拳,我一拳,咬牙切齿地格斗起来,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 才站开来休息一下,深深吸口气,擦去满头大汗。当他们重新交手的时候, 阿密科斯一拳朝对方脑袋击去,不料打空,只打中对方的肩膀。波吕丢刻斯 却乘机挥拳击中国王的耳根,国王痛得跪倒在地上。 阿耳戈英雄们齐声欢呼。可是珀布律喀亚人急忙过来帮助国王。他们 挥舞棒棍和长矛,朝波吕丢刻斯冲了过来。阿耳戈英雄们也拔刀迎战,护住 了自己的朋友。一场血战后,珀布律喀亚人抵挡不住,被迫逃走,躲进城中, 不敢出来。英雄们涌入畜栏,抓到许多牲口,得到了丰富的战利品。夜晚, 他们就留在岸上,包扎伤口,向神衹献祭,通宵欢乐地畅饮美酒。他们还从 桂树上折下树枝,编成花冠戴在头上。俄耳甫斯弹着琴,大家唱着赞美歌。 当他们一起歌颂波吕丢刻斯,宙斯的儿子,取得的胜利时,静静的海岸似乎 也在高兴地侧耳倾听。

腓尼基王国的首府泰乐和西顿是块富饶的地方。国王阿革诺耳的女儿 欧罗巴,一直深居在父亲的宫殿里。一天,在半夜时,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梦见世界的两大部分亚细亚和对面的大陆变成两个女人的模样,在激烈地 争斗,想要占有她。其中一位妇女非常陌生,而另一位,她就是亚细亚,长 得完全跟当地人一样。亚细亚十分激动,她温柔而又热情地要求得到她,说 自己是把她从小喂养大的母亲;而陌生的女人却像抢劫一样强行抓住她的胳 膊,将她拉走。“跟我走吧,亲爱的,”陌生女人对她说,“我带你去见宙斯! 因为命运女神指定你作为他的情人。” 欧罗巴醒来,心慌乱地跳个不停。她从床上坐起,刚才的梦还清晰地 浮现在眼前,跟白天的真事一样分明。她呆呆地坐了很久,一动也不动。“天 上哪一位神,”她寻思着,“给我这样一个梦呢?梦中的那位陌生女人是谁 呢?我是多么渴望能够遇上她啊!她待我是多么慈爱,即使动手抢我时,还 温柔地向我微笑着!但愿神衹让我重新返回到梦境中去!” 清晨,明亮的阳光抹去了姑娘夜间的梦景。一会儿,和她年岁相仿的 许多姑娘都聚扰过来,同她游戏玩耍。显然她们都是显赫家庭的女儿。她们 陪她散步,并把她引到海边的草地上,这是姑娘们乐意聚会的地方。海边, 鲜花遍地,美不胜收。姑娘们穿着鲜艳的衣服,上面绣着美丽的花卉。欧罗 巴穿了一件长襟裙衣,光彩照人。衣服上用金丝银线织出了许多神衹生活的 景致,这件价值无比的衣服还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杰作。善于呼风唤雨、常 常引起地震的海神波塞冬曾把这件衣服送给利彼亚,那时他们正在热恋之 中。后来,这件衣服成了传家宝,传到儿子阿革诺耳手上。欧罗巴穿上漂亮 的衣服,楚楚动人。她跑在同伴的前头,奔到海边的草地上。草地上鲜花怒 放,格外芬香。姑娘们欢笑着散了开来,采摘自己喜欢的花朵,有的摘水仙, 有的摘风信子,有的寻紫罗兰,有的找百里香,还有的喜欢黄颜色的藏红花。 欧罗巴也很快发现了她要找的花。她站在几位姑娘中间,双手高高地举着一 束火焰般的红玫瑰,看上去真像一尊爱情女神。 姑娘们采集了各种鲜花,然后围在一起,坐在草地上,大家动手,编 织花环。为了感谢草地仙子,她们把花环挂在翠绿的树枝上献给她。 宙斯为年轻的欧罗巴的美貌深深地打动了。可是,他害怕妒嫉成性的 妻子赫拉发怒,同时又怕以自己的形象出现难以诱惑这纯洁的姑娘,于是他 想出了一个诡计,变成了一头公牛。那是怎样的一头公牛啊!它不是普普通 通、背着轭具、拉着沉重大车的公牛,而是一头膘肥体壮、高贵而华丽的牛。 牛角小巧玲珑,犹如精雕细刻的工艺品,晶莹闪亮,像珍贵的钻石。额前闪 烁着一块新月型的银色胎记。它的毛皮是金黄色的,一双蓝色明亮的眼睛燃 烧着情欲,流露出深深的情意。当然,宙斯在变形前,已经把赫耳墨斯叫到 跟前,吩咐他做一件事。“快过来,我的孩子,我的命令的忠实执行者,”他 说,“你看到腓尼基王国了吗?你快下去,把在山坡上吃草的国王的牲口统 统赶到海边去。”赫耳墨斯立即鼓动翅膀,飞到西顿的牧场。他把国王的牲 口从山上一直赶到草地,赶到阿革诺耳的女儿欧罗巴快乐地采集鲜花、编织 花环的地方。可是赫耳墨斯不知道,他的父亲宙斯已经变成公牛,混在国王 的牛群中。 牛群在草地上慢慢散开,只有神衹化身的大公牛来到山坡的草地上, 欧罗巴和一群姑娘正坐在这里嬉戏。公牛骄傲地穿过肥沃的草地,可是它并 不咄咄逼人,也不叫人感到可怕,它好像很温顺,很可爱。欧罗巴和姑娘们 都夸赞公牛那高贵的气概和安静的姿态,她们兴致勃勃地走近公牛,看着它, 还伸出手抚摸它油光闪闪的牛背。公牛似乎很通人性,它越来越靠近姑娘, 最后,它依偎在欧罗巴的身旁。欧罗巴吓了一跳,不禁往后倒退几步。当她 看到公牛只是驯服地站在那里,又壮着胆子走上前来。把手里的花束送到公 牛的嘴边。公牛撒娇地舐着鲜花和姑娘的手。姑娘用手拭去公牛嘴上的白沫, 温柔地抚摸着牛身,她越来越喜欢这头漂亮的公牛,最后壮着胆子在牛的前 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公牛发出一声欢叫,这叫声不像普通的牛叫,听起来 如同是吕狄亚人的牧笛声,在山谷回荡。公牛温顺地躺倒在姑娘的脚旁,无 限爱恋地瞅着她,摆着头,向她示意,爬上自己宽阔的牛背。 欧罗巴着实高兴,呼唤她的女伴们。“你们快过来,我们可以坐在这美 丽公牛的背上。 我想牛背上坐得下四个人。这头公牛又温顺又友好,一点也不像别的 公牛。我想它大概有灵性,像人一样,只不过不会说话!”她一边说,一边 从女伴们的手上接过花环,挂在牛角上,然后壮着胆子骑上牛背,她的女伴 们仍然犹豫着不敢骑。 公牛达到目的,便从地上跃起,轻松缓慢地走着,但仍使欧罗巴的女 伴们赶不上。当它走出草地,一片光秃秃的沙滩展现在面前时,公牛加快了 速度,像奔马一样前进。欧罗巴还没有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公牛已经 纵身跳进了大海,高兴地背着他的猎物游走了。姑娘用右手紧紧地抓着牛角, 左手抱着牛背,海风吹动着她的衣服,好像张开的船帆。她非常害怕,回过 头张望着在远方的故乡,大声呼喊女伴们,可是风又把她的声音送了回来。 海水在公牛身旁缓缓地流过,姑娘生怕弄湿衣衫,竭力提起双脚。公牛却像 一艘海船一样,平稳地向大海的远处游去。不久海岸消失了,太阳沉入了水 面。在夜色朦胧中,惊恐不安的欧罗巴除了看到波浪和星星外,什么也看不 到,她感到十分孤寂。 公牛驮着姑娘一直往前,在游泳中迎来了黎明,又在水中游了整整一

从色雷斯来的风,把阿耳戈英雄们的大船,吹送到夫利基阿海岸。那 里有一座基奇科斯岛,岛上住着杜利奥纳人,他们的邻人是极其野蛮的土着 巨人。这些巨人有六条胳膊:宽阔的肩膀上各长一只胳膊,两腰又各长两条。 杜利奥纳人是海神的子孙,海神保护他们不受巨人的侵犯。他们的国 王是虔诚的基奇科斯。他听说海上驶来一艘大船,便马上和全城人出来迎接 阿耳戈英雄,并请他们把船停在港口,因为国王曾经听到过一种神谕:如果 有一队高贵的英雄前来,他应该友好接待,千万不能和他们发生冲突。国王 牢记神谕,所以热情地款待他们,宰杀了许多牲口,并送上美酒,慷慨地帮 助阿耳戈英雄。 基奇科斯国王还是个青年,才开始长出胡子。他的妻子染病在身,躺 在王宫里。基奇科斯敬奉神衹的旨意,他把妻子安顿好,来跟异乡人一起食 宴。阿耳戈英雄们告诉他出航的目的和意图,他也给他们详细指点应走的路 程。第二清晨,他们登上一座高山,观察这岛在海上的方位,又欢赏了一番 海天一色的美景。突然,一群巨人从四处涌来,用巨大的山石把港口封堵起 来,不让船只进出。阿耳戈船还留在港口,仍由不愿上岸的赫勒克勒斯守卫, 他看到来了一批巨人侵犯港口,便持弓搭箭,射死了许多巨人。其他的英雄 们闻讯赶来,用矛和弓箭把巨人们打得一败涂地,他们如同砍伐下来的树木 躺倒在港口周围。阿耳戈英雄们取得了胜利,又扬帆起航,驶入大海。 夜里,海上风向转了。阿耳戈英雄们还没明白过来,又被大风吹回杜 利奥纳海岸,他们还以为到了夫利基阿港呢!杜利奥纳人被登陆的嘈杂声从 睡梦中惊醒,急忙拿起武器挑战,认不清对方原来就是他们昨天隆重款待过 的朋友。双方展开了不幸的厮杀!伊阿宋英勇无比,亲手把长矛刺入慷慨而 又虔诚的国王基奇科斯的胸膛。杜利奥纳人逃回城内,紧闭城门。到第二天 太阳升起,红霞映天时,双方这才发现闹了一场可怕的误会。 伊阿宋和他的英雄们看到国王躺在血泊中,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悲痛, 接连三天,他们和杜利奥纳人一起哀悼死者。最后,英雄们又扬帆出海了。 国王的妻子克利特因忧伤过度而死。

黎明时,他们饮宴才结束。阿耳戈英雄继续他们的航程。经历了几次 冒险,他们来到俾斯尼亚的对岸抛锚休息,英雄阿革诺耳的儿子菲纽斯住在 这儿。因为他滥用了阿波罗传授给他的预言的本领,所以到了晚年突然双目 失明。那些丑陋而讨厌的长着妖妇头的女人鸟,不让他安安静静地用餐。它 们尽可能抢走他面前的饭菜,又把剩下的饭菜弄脏,使他无法食用。但他一 想到宙斯的一个神谕,便感到十分欣慰,即北风神波瑞阿斯的儿子和希腊水 手到来时,他就可以安静地进餐。现在他听说来了一条船,便急忙离开住房 来到岸边。他已经饿得皮包骨头,活像一个影子了,衰弱得双腿颤抖,走起 路来摇摇晃晃。当他来到阿耳戈英雄们的面前时,已经累得精疲力竭,倒在 地上。他们围住这个可怜的老人,看到他枯槁的样子非常惊讶。老人苏醒过 来,恳求他们:“英雄们,如果你们真像神谕暗示我的那样,是我的救星, 那就赶快援助我吧。复仇女神不仅使我双目失明,而且派来可怕的怪鸟抢劫 和糟蹋我的食物。你们援助的不是一个外乡人,而是一个希腊人,阿革诺耳 的儿子菲纽斯,过去也是一个国王。能够救我脱离苦难的是波瑞阿斯的儿子, 他就是克勒俄帕特拉的弟弟,也是我的妻弟。原来北风神波瑞阿斯曾因追求 雅典国王厄瑞克透斯的女儿奥律蒂里阿遭到拒绝而发怒,把她从空中带到遥 远的色雷斯,住了下来,生下两个儿子策特斯和卡雷斯,还生了两个女儿克 勒俄帕特拉和茜欧纳。 波瑞阿斯的儿子策特斯听到这话,马上扑进他的怀里,并答应请他的 兄弟们帮助,为国王驱除这些怪鸟。他们为他摆下一桌丰盛的食物,他还没 来得及进食,一群怪鸟一阵风似的从空中扑下来,贪婪地啄食。英雄们大声 么喝,可是它们无动于衷,仍然在餐桌上吞食,直到把一切都吞光,然后飞 上天空,留下一片令人无法忍受的恶臭。策特斯和卡雷斯拔剑追赶它们,宙 斯又借给他们双翼,赋予他们无尽的力量。他们越追越近,几乎伸手就能抓 住它们,并要砍断它们的脖子。突然,宙斯的使者伊里斯出现了,朝他们呼 唤道:“喂,波瑞阿斯的儿子们,千万别杀死伟大的宙斯的猎犬——女人鸟。 但我可以指着斯提克斯河发誓:这些怪鸟再也不会折磨阿革诺耳的儿子了。” 策特斯和卡雷斯听到这话,停止了追赶,返回船上。 同时,希腊的英雄们正为年老的菲纽斯准备圣餐,宴请这位饿得奄奄 一息的国王。他贪婪地吞食着洁净而丰盛的食物,好像这一切发生在梦中一 样。到夜晚,当他们期待着波瑞阿斯的儿子回来的时候,年迈的国王菲纽斯 为感谢他们,便给他们说了一个预言。 “你们最初将在塞诺斯狭窄的海峡中碰到撞岩,这是两座陡峭的山岩。 它们不是从海底生长的,而是从远方漂来的,有时海流将它们聚拢相撞,有 时又将它们分开。两山之间潮水奔腾,发出可怕的吼声。如果你们不想被挤 碎,在经过两山之间时必须用力地飞快划桨,让船像鸽子一样飞过。过了那 里之后,你们会来到玛丽安蒂纳海滨,那是通向地狱的入口。你们将经过许 多山川、海湾、亚马孙女人国和汗流满面地从地下挖掘铁矿的卡律贝尔人的 地方。最后,你们将到达科尔喀斯海滨,宽阔的法瑞斯河的湍急水流从那儿 淌入大海。最后你们将看见埃厄忒斯国王的宏伟的城堡,就在那里有一条从 不睡觉的巨龙看守着悬挂在栎树树冠上的金羊毛。” 他们听了老人的话,心里不寒而栗。他们正想询问别的问题,波瑞阿 斯的两个儿子已经从空中降落在他们中间。他们给国王带来了伊里斯的口 信,国王听了十分欣慰。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波吕丢刻斯和珀布律喀亚国王,菲纽斯和妇人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