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卡德摩斯,阿耳戈英雄们的最后一次冒险

尼俄柏是个骄横的女人,她的丈夫安菲翁是底比斯的国王。缪斯女神 送给他一把漂亮的古琴,琴声美妙,他弹奏的时候,连砖石竟也自动地粘合 起来,建起了底比斯的城墙。尼俄柏的父亲坦塔罗斯,是神衹的上宾——当 然是在他被打入地狱以前。她自己统治着一个强大的王国,而且漂亮动人, 仪态万千,遐迩闻名。不过最使她感到高兴、自豪的是,她有七个儿子和七 个女儿。她被视为幸运的母亲,而且因此自鸣得意,但她的自骄自矜招来了 杀身之祸。 有一天,盲人占卜家提瑞西阿斯的女儿曼托受神衹指使,在街上呼唤 底比斯城的妇女全都出来祭拜勒托和她的双生子女阿波罗和阿耳忒弥斯。她 吩咐她们在头上戴一顶桂冠,并献上祭品。底比斯城的妇女一起涌了出来, 尼俄柏也带着她的女侍出来了。她穿着一件镂金嵌银的长袍,光彩照人,美 丽无比。妇女们在露天献祭,尼俄柏站在她们中间,环顾四周,露出得意而 骄傲的目光大声说:“你们敬奉胡乱编造的神衹,难道疯了吗?可是,这天 国的神难道真的来到了你们中间?你们给勒托献上了祭品,为什么不向我顶 礼膜拜?我的父亲可是赫赫有名的坦塔罗斯,他是唯一可与神衹们一起用餐 的凡人。我的母亲狄俄涅,是普雷雅德的妹妹。他们都像天上闪闪发光的星 座一样。阿特拉斯也是我的祖先,他是一位力大无穷的人,把整个天体都扛 在自己的肩上。宙斯是我的祖父,他又是众神之祖,所有的夫利基阿人都听 从我的指挥。卡德摩斯的城池,包括所有的城墙都属于我和我的丈夫,它们 是由于我们弹奏古琴才粘合而成的。我的宫殿里珍藏着无数的珍宝,我身材 漂亮,如同一位女神。我生了一群儿女,世界上谁能与我相比:七个如花似 玉的女儿,七个体魄强壮的儿子,不久我将有七个女婿,七个媳妇。请问, 难道我没有足够的理由骄傲吗?你们不敬我,竟敢敬奉勒托,一位提坦神的 不知名的女儿。她在陆地上几乎找不到一块生养孩子的地方,只有漂浮的提 洛斯岛怜悯她,才给她提供了临时的住处。她一共生了两个孩子,真可怜啊, 刚好是我的七分之一。我难道不可以比她高兴七倍吗?谁能不承认我应该更 幸福,谁能不承认我应该永远幸福?命运女神如果要毁灭我的一切,那她还 得忙碌一阵,否则不是那么方便的!所以你们应该撤掉祭品!散开回家去! 再不要让我看见你们做这类蠢事!” 妇女们惊恐地取下头上的桂冠,撤掉祭品,悄悄地回家去,不过心里 都在默默地祈祷,试图平息这个被得罪了的女神的怒火。 在提洛斯的库恩托斯山顶上,勒托带着一对双生子女,用一双神眼, 把远方底比斯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们看,孩子,”她说,“我作 为你们的母亲为生下你们而感到自豪。除了赫拉以外,我不比任何女神低微, 今天却被一个傲慢的人间女子侮辱了一番。如果你们不支持我,我将被她赶 出古老的圣坛。我的孩子,连你们也遭到尼俄柏的恶毒诅咒!”福玻斯打断 了母亲的话,他说:“别生气,她早晚会遭到惩罚!”他的妹妹也随声附和。 说完,兄妹二人都隐身在云层背后。不一会,他们就看到了卡德摩斯的城墙 和城堡。城门外是一片宽阔的平地,那是供车马比赛的演武场。尼俄柏的七 个儿子正在那里戏嬉。有的骑着烈性野马,有的进行着激烈的比武竞赛。大 儿子伊斯墨诺斯正骑着快马绕圈奔驰,突然,他双手一抬,缰绳啪的一声滑 落,原来一支飞箭射中他的心脏,他顿时从马上跌落下去。他的兄弟西庇洛 斯在一旁听到空中飞箭的声音,吓得连忙伏鞍逃跑,可是仍被一支飞箭射中, 当场毙命,从马上滚落下来。另外两位兄弟,一个以外祖父的名字命名的坦 塔罗斯,另一个是弗提摩斯,两人正抱在一起角力,这时他们听见弓弦响起, 结果被一支飞箭双双穿透射死。第五个儿子阿尔菲诺看到四个哥哥倒地身 亡,便惊恐地赶了过来,把哥哥们冰冷的肢体抱在怀里,想让他们重新活过 来,不料胸口也遭到阿波罗致命的一箭。第六个儿子达玛锡西通是个温柔的、 留着长发的青年,他被射中膝盖。正当他弯下腰去,准备用手拔出箭镞的时 候,第二箭从他口中穿过,他血流如注,倒地而亡。第七个儿子还是个小男 孩,名叫伊里俄纽斯,他看到这一切,急忙跪在地上,伸开双手,哀求着: “呵,众神哟,请饶恕我吧!”哀求声尽管打动了可怕的射手,可是射出的 利箭再也收不回来了。男孩扑的一声倒在地上死了,只是痛苦最轻。 不幸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孩子的父亲安菲翁听到噩耗,悲伤之至, 拔剑自刎而死。 他的仆人和国民哭声震天,悲泣声立刻传进了内宫。尼俄柏久久不能 理解她的不幸,她不相信天上的神衹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可是不久她就彻底 明白了。这时她跟从前的尼俄柏判若两人。她刚才还把众多的妇女们从伟大 的女神的祭坛前驱散,并且趾高气扬地走过全城,不可一世,现在却一下子 惊慌失措地扑在野地里,抱住儿子的尸体亲吻他们。她向空中伸开双臂,呼 天抢地地叫着:“勒托,你这个残酷的女人,看着我的苦难,你幸灾乐祸吧, 你也该心满意足了吧。七个儿子的死,也会把我送进坟墓的!” 这时候她的七个女儿穿着丧服来到她的身旁。风儿吹散她们的长发, 她们悲伤地站在那里,围着七个惨遭杀害的兄弟。尼俄柏看到女儿,苍白的 脸上突然闪出一种怨恨的光芒,他忘乎所以地看着天空,嘲笑着说:“不, 我即使遭到了不幸,也胜过你的幸福;我即使遭到了惨重的灾祸,我还是比 你更富有,还是一位强者!” 话还没有说完,空中就传来一阵弓弦的声音,每个人都十分恐惧,只 有尼俄柏无动于衷。巨大的不幸已经使她麻木了。突然,一个女儿紧紧地捂

雅典的国王厄瑞克透斯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叫克瑞乌萨。她事先没 有征得国王同意便成了太阳神阿波罗的新妇,并为他生了一个儿子。由于害 怕父亲生气,她把孩子藏在一只箱子里,放在她跟太阳神幽会的山洞里。她 虔诚地希望众神会可怜这个被遗弃的儿子。为了使儿子身上有个辨认的标 记,她把自己当姑娘时佩戴的首饰挂在孩子的身上。儿子出世的事自然瞒不 过阿波罗。他既不想辜负他的情人,又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落到无依无靠的地 步,于是他找到他的兄弟赫耳墨斯。作为神衹的使者,赫耳墨斯可以在天地 之间自由来往,不受阻拦。“亲爱的兄弟,”阿波罗说,“有一位凡间女子给 我生下了一个孩子,她是雅典国王厄瑞克透斯的女儿。因为畏惧父亲,她把 孩子藏在一个山洞里。请你帮帮我,救下这个孩子,把用麻布包着的孩子连 同箱子送到我在特尔斐的神殿,放在神殿的门槛上,其余的事情由我去办,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赫耳墨斯展开双翅,飞到雅典,在阿波罗指定的地方找到了孩子,然 后把他放在柳条箱里,背到特尔斐,按照阿波罗的吩咐,放在神殿的门槛上, 并且掀开盖子,以便让人容易发现他。这些事情是在夜里做完的。 第二天早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特尔斐的女祭司走向神殿,突然发 现睡在小箱子里的婴儿。她估猜这是一个私生子,便想把他从门槛上搬走。 可是神衹却使她的内心产生了一股怜悯之情。女祭司把孩子从筐内抱起来, 带在自己的身边扶育他,尽管她不知道谁是孩子的父母亲。孩子一天天长大, 终日在父亲的神坛前玩耍,却不知道父母亲是谁。他渐渐长成一个高大英俊 的少年。特尔斐的居民都把他看作神庙的小守护者,都很喜欢他,让他看管 献给神衹的祭品。于是他在父亲的神殿里高高兴兴地生活着。 克瑞乌萨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到太阳神阿波罗的消息,以为他早已将 她和儿子忘掉了。 这时,雅典人与邻国的欧俾阿岛的居民发生激烈的战事。最后欧俾阿 人失败了。雅典人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他们尤其感谢从阿开亚来的一位外乡 人的帮助。他是希腊人的祖先赫楞的儿子,名叫克素托斯,是丢卡利翁的后 代。他要求国王的女儿克瑞乌萨嫁给他,他的要求得到了同意。好像这件事 激怒了太阳神,为了惩罚她,她一直没有生育。若干年后,克瑞乌萨想去特 尔斐神殿求子。其实这正是阿波罗的意思,他是决不会忘掉自己的儿子的。 克瑞乌萨公主和他的丈夫带着一群仆人动身了。他们要去特尔斐神殿朝贡, 一行人来达神殿时,阿波罗的儿子正跨过门槛,用桂花树枝装饰门框。他看 见了这位高贵的夫人,她一见神殿就禁不住掉泪。他小心翼翼地问她为什么 悲哀。 “我不想了解你的伤心事,”他说,“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告诉我, 你是谁,从什么地方来?” “我叫克瑞乌萨,”公主回答说,“我的父亲是厄瑞克透斯,雅典是我的 故国家乡。” 这青年一听,高兴地喊了起来:“那是多么有名的地方,你的出身是多 么高贵!不过,请告诉我,那是真的吗?我们从图画上看到,你的曾祖父厄 里克托尼俄斯像棵庄稼一样,是从地里长出来的。雅典娜女神将泥土所生的 孩子放在箱子里,让两条巨龙看守着,然后将箱子交给刻克洛帕斯的女儿去 保护。听说那些女儿抑制不住好奇心,悄悄地打开箱盖。等到她们看到男孩 时却突然发了疯,从刻克洛帕斯城堡的山岩上跳了下去。 这难道也是真的?” 克瑞乌萨默默地点点头,因为她那祖先的遭遇使她想起了自己弃婴的 事。儿子正站在面前,无拘无束地继续问着:“你的父亲厄瑞克透斯真的因 为地裂而被吞没?波塞冬真的用三叉戟杀害了他?他的坟墓真的就在我所供 奉的主人阿波罗所喜欢的那座山洞附近吗?” “陌生的年轻人啊,请你别提起那座山洞,”克瑞乌萨打断他的话,“那 里是发生不忠诚和重大罪孽的地方。”公主沉默了一会,又振作了精神,把 年轻人看作神殿的守护者,告诉他说,自己是克素托斯王子的妻子,她同他 前来特尔斐,祈求神衹赐给她一个儿子。“福玻斯·阿波罗知道我没 有孩子的原因,”她叹息着说,“只有他才能帮助我。” “你没有儿子,是个不幸的人吗?”年轻人同情而又伤心问了一句。 “我早就是个不幸的人了,”克瑞乌萨回答说,“我非常羡慕你的母亲, 能够有你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我不知道谁是我的母亲和父亲,”年 轻人悲伤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我的养母曾经对我说,她是 神殿的女祭司,对我十分同情,抱养了我。 从此以后,我就住在神殿里,我是神衹的仆人。” 公主听到这话,心里怦然一动。她沉思了一会,又把思想转了回来, 心疼地说:“我认识一个妇人,她的命运跟你的母亲一样。我是为了她的缘 故,才来这里祈求神谕的。跟我一起过来的还有她的丈夫,他为了听取特洛 福尼俄斯的神谕,特地绕道过去了。趁他没有到,我愿意把那位女人的秘密 告诉你,因为你是神的仆人。那位夫人说过,在她和现在的这个丈夫结婚之 前曾经跟伟大的神福玻斯·阿波罗交往甚密。她没有征求父亲的意见 便跟阿波罗生了一个儿子。女人将孩子遗弃了,从此就不知道他的音讯。为 了在神衹面前打听她的儿子是活着还是死了,我代那位女人亲自赶到这里。” “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年轻人问。

他们又经过了许多海岸和岛屿,现在故乡伯罗奔尼撒的海岸已隐隐可 见。突然,船遭到一阵狂暴的北风的袭击,在海上漂泊了九天九夜,飘过了 利比亚海,最后来到非洲的瑟堤斯海湾。这里满是稠密的大叶藻,浮着一层 厚厚的泡沫,犹如平静的沼泽地。周围是伸展的沙滩,沙滩上既没有野兽, 也没有飞鸟。阿耳戈船被潮水冲上了沙滩,船身牢牢地搁浅在沙滩上。他们 大吃一惊,纷纷跳下船来。面前是无边无际的泥淖,空旷、荒凉得如同天空 一样。 没有泉水,没有道路,没有牧舍,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糟了,唉,这是什么地方?风浪把我们送到哪里来了?”同伴们纷纷 抱怨,“我们宁愿在浮岩中砸碎,或者在一件壮烈的事业中牺牲!” “是啊!”舵手安克奥斯说。“潮水把我们搁浅在这里,却不再接我们回 去。这下,继续航行或尽快回家的希望都落空了。” 他们好像在瘟疫流行的城里遇到传染的人一样,一筹莫展,只好眼睁 睁地看着病魔肆虐,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夜晚,他们饿着肚子和衣躺在沙地 上,默默地等死。国王阿尔喀诺俄斯作为赠礼送给美狄亚的几位姑娘也惊恐 地围住女主人,连连叹息。如果不是利比亚的保护者,三位半人半神的女仙 怜悯他们,那么这些人真会悲惨地死去! 三个仙女全身披着山羊皮,在炎热的中午,来到伊阿宋身旁,轻轻揭 开他盖在头上的斗篷。伊阿宋惊惧地跳起来,虔诚而恭敬地注视着她们。“不 幸的人啊,”她们说,“我们知道你们的苦难。可是你们不用再发愁了,当海 洋女神驾起波塞冬的马车时,你们感谢长久孕育你们的母亲吧。从此,你们 就能顺利地返回希腊。” 仙女们突然不见了,伊阿宋把这隐晦的、令人兴奋的神谕告诉同伴们。 正当他们苦苦思索时,又一个神奇的征兆出现了:一匹巨大的海马,从海里 跳上岸来,金黄的鬃毛披散在马背上,抖落了身上的水滴飞奔而去。珀琉斯 高兴地欢呼起来:“谜语般的神谕中已有一半得到了解释。海洋女神已卸下 了马车,那车子正是这匹马拉的。长久孕育我们的母亲,便是阿耳戈船。为 此我们应该感谢她。让我们把船扛在肩上,走过这块泥地,顺着地上海马的 足迹走去,它一定会指引我们到达停泊的地方。” 说了就做。英雄们果然扛起大船,在泥淖里走了整整十二天。到处都 是荒凉的沙滩,要不是神衹给了他们信心和力量,他们也许早在第一天就死 了。他们终于来到忒律托尼的海湾,大家疲倦地把船从肩膀上放下来。由于 干渴难忍,他们到处寻找水源。歌手俄耳甫斯在找水的途中碰上夜神赫斯珀 洛斯的四个女儿,她们都是善于唱歌的仙女,住在巨龙拉冬看守金苹果的圣 园。俄耳甫斯恳求她们给焦渴的人指示有泉水的地方。她们顿生同情之心。 其中最为仁慈的埃格勒,告诉她一件奇事。 “昨天,这里出现了一个勇敢的强盗。”她说,“他杀掉巨龙,抢走了金 苹果,他一定会帮助你们。他是一个极野蛮的人,他一脸愤怒的表情,眼睛 闪闪发亮,身上披着粗糙的狮子皮,手中拿着橄榄棒和射死巨龙的弓箭。他 也是从沙漠里出来的,因口渴难忍到处找不到水源,便用脚朝一块岩壁踢了 一脚。说来奇怪,岩壁如中了魔似的,隙缝中顿时流出了清凉的泉水。这个 巨人伏在地上,用双手捧着水喝,喝足后便躺在地上休息。” 埃格勒说着把岩泉指给他看。英雄们全闻声赶来。清凉的山泉救活了 他们干枯的生命,大家又变得很高兴。“真的,”一个英雄说,一面用泉水滋 润一下炽热的嘴唇,“那个人是赫拉克勒斯,他救了大家,但愿我们还能遇 上他!”说完,他们分头到处去寻找。当他们垂头丧气地走回来时,都说没 有看见他,只有锐眼林扣斯说曾见到他一眼。不过他正在远处,要追他回来 是不可能的。 不幸得很,他们又发生了意外事件,丢失了两位同伴,大家都很悲伤。 后来,他们又上船航行。他们把船开出忒律托尼海湾,进入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面上刮起了逆风,船受阻横在港口里。他们听从歌手俄耳甫斯的建议,上 岸给当地的神衹献祭船上最大的三脚鼎。在回来的途中,他们遇到海神忒律 托尼。他扮成少年模样,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土,交给阿耳戈英雄奥宇弗莫斯, 表示尽地主之谊。奥宇弗莫斯接过土块,将它藏在胸前。 “我父亲把这块海域赐给了我,”海神说,“我成了当地的保护神。你们 看,那里冒着黑水的地方,是海湾到大海的狭窄通道。你们往那边划,我再 给你们送上一阵顺风,使你们很快就会到达伯罗奔尼撒。”他们满心高兴地 上了船。忒律托尼扛起了三脚鼎,又消失在海浪中。 航行了几天后,阿耳戈英雄平安地来到了喀耳巴托斯岛。他们想从这 里转向克里特岛。 但岛上的守护者是可怕的巨人塔洛斯,他是青铜时代的人类留下来的 人。宙斯让他把守欧罗巴,并吩咐他每天都迈开铜腿在岛上巡视三次。塔洛 斯的身体是青铜的,因此不会受伤,只有脚踝上有一块是肉,有着筋脉和血 管。谁要是知道这一点,把它打中,就能够杀死他。因为他毕竟是凡人,不 是永生的。阿耳戈英雄朝海岛驶来。塔洛斯正站在海边的礁石上,一看见外 乡人来了,便抓起石块朝船上掷去。英雄们吃了一惊,急忙摇桨往后躲避。 为了逃脱危险,他们尽管口渴难忍,还是准备放弃登陆计划。这时美狄亚站 起身来,说:“男子汉们,你们听着:我知道怎样制服这怪物。把船靠过去, 靠在石块掷不到的地方。”说完,她提起紫金袍,登上甲板,伊阿宋跟在她

卡德摩斯是腓尼基国王阿革诺耳的儿子,欧罗巴的哥哥。宙斯带走欧 罗巴后,国王阿革诺耳痛苦万分,他急忙派卡德摩斯和其他的三个儿子福尼 克斯、基立克斯和菲纽斯外出寻找,并告诉他们,找不到妹妹不准回来。卡 德摩斯出门以后东寻西找,始终打听不到妹妹欧罗巴的消息。他无可奈何, 不敢回归故乡,因此请求太阳神福玻斯·阿波罗赐给神谕,告诉该在 何处安身。阿波罗迅即回答说:“你将在一块孤寂的牧场上遇到一头牛,这 头牛还没有套上轭具,它会带着你一直往前。当它躺在草地上休息的时候, 你可以在那里造一座城市,把它命名为底比斯。” 卡德摩斯刚要离开阿波罗赐给他神谕的卡斯泰利阿圣泉,突然,看到 前面绿色的草地上有一头母牛在啃草。他朝着太阳神福玻斯祈祷,表示感谢, 随后跟着母牛走去。它领着他淌过了凯菲索斯浅流,站在岸边不走了。母牛 抬起头大声叫着。它又回过头来,看着跟在后面的卡德摩斯和他的随从,然 后满意地躺在绿草深软的草地里。 卡德摩斯怀着感激之情跪在地上,亲吻着这块陌生的土地。后来,他 想给宙斯呈献一份祭品,于是派出仆人,命他们到活水水源处取水,以供神 衹品饮。附近有一片樵夫从来没有用斧子砍伐过的古老的森林,林中山石间 涌出一股清泉,蜿蜒流转,穿过了层层灌木。泉水晶莹、甜蜜。 在这片森林里隐藏着一条毒龙,紫红的龙冠闪闪发光,眼睛赤红,好 像喷射着熊熊的火焰,身体庞大,口中伸出三条信子,犹如三叉戟,口中排 着三层利齿。腓尼基的仆人们走进山林,正要把水罐沉入水中打水时,蓝色 的巨龙突然从洞中伸出脑袋,口中发出一阵可怕的响声。仆人们吓得连水罐 都从手中滑落了,浑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毒龙把它多鳞的身体盘成一团, 然后蜷曲着身子往前耸动,高昂着头,凶狠地俯视着树林。最后,它终于朝 腓尼基人冲了过来,把他们冲得七零八落,有的被咬死,有的被它缠住勒死, 有的被它喷出的臭气窒息而死,剩下的人也被毒涎毒死了。 卡德摩斯想不出为什么他的仆人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最后,他决定 亲自去寻找他们。 他披上一件狮皮,手执长矛和标枪,此外还有一颗勇敢的心,它比任 何武器更坚强。卡德摩斯进入树林时看见一大堆尸体,死去的全是他的仆人。 他也看到恶龙得胜似地吐出血红的信子,舐食着遍地的尸体。“可怜的朋友 们啊!”卡德摩斯痛苦万分地叫了起来,“我要为你们复仇,否则就跟你们死 在一起!”说着,他抓起一块大石头朝着巨龙投去。这样大的石头,连城墙 和塔楼都能打穿砸塌。可是毒龙竟无动于衰,它坚硬的厚皮和鳞壳保护着它, 如同铁甲。卡德摩斯又狠狠地扔去一杆标枪,枪尖深深地刺入恶龙的内脏。 巨龙疼痛难熬,狂暴地转过头来咬下背上的标枪,又用身体将它压碎,可是 枪尖却仍然留在体内,恶龙受了重伤。卡德摩斯无畏的行动激怒了恶龙,它 的咽喉迅速地膨胀开来,喷吐着剧毒的白沫。它像箭似地冲来,卡德摩斯连 忙后退了一步,用狮皮裹住身体,用长矛刺进龙口,恶龙一口咬住了长矛。 卡德摩斯拼命用力抵住长矛,恶龙的牙齿纷纷掉落。终于恶龙的脖子里流出 了血水,但伤势并不严重,还能躲避攻击。卡德摩斯很难一下子置它于死地。 卡德摩斯越斗越勇。最后,他提着宝剑,看准机会,一剑朝恶龙的脖颈刺去。 这一剑刺得又狠又重,不仅刺穿恶龙的脖颈,而且刺进后面的一棵大栎树里, 把恶龙紧紧钉在树身上,恶龙被制服了。 卡德摩斯久久地凝视着被刺死的恶龙。当他终于想离开的时候,只见 帕拉斯·雅典娜站在他的身旁,命令他把龙的牙齿播种在松软的泥土 里,这是未来种族的种子。卡德摩斯听从女神的话,他在地上开了一条宽阔 的沟,然后把龙的牙齿慢慢地撒入土内。突然,泥土下面开始活动起来。卡 德摩斯首先看到一杆长矛的枪尖露了出来,然后又看到土里冒出了一顶武士 的头盔。整片树林在晃动。不久,泥土下面又露出了肩膀、胸脯和四肢,最 后一个全副武装的武士从土里站起来。当然,还不止一个。不一会,地下长 出了一整队武士。 卡德摩斯吃了一惊,他准备投入新的战斗,连忙摆开了架势。可是泥 土中生出的一个武士对他喊道:“别拿武器反对我们,千万别参加我们兄弟 之间的战争!”他一边说,一边抽出剑对准刚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一位兄弟 狠狠地挥去,而他自己又被别人用标枪刺倒在地。 一时间,一队人厮杀起来,杀得难解难分。大地母亲吞饮着她所生的 第一批儿子的鲜血。最后只剩下五个人,其中一人,后来取名为厄喀翁,他 首先响应雅典娜的建议,放下武器,愿意和解,其他的人也同意了。 腓尼基王子卡德摩斯在五位士兵的帮助下建立了一座新城市。根据太 阳神福玻斯的旨意,卡德摩斯把这座城市叫做底比斯。诸神为嘉奖卡德摩斯, 便把美丽的姑娘哈墨尼亚嫁给他为妻,并参加了婚礼,送了不少礼物。爱与 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忒,即哈墨尼亚的母亲,送了一根贵重的项链和一条做工 精致的丝面纱。 卡德摩斯和哈墨尼亚生了女儿塞墨勒。宙斯对塞墨勒十分爱慕。由于 受到赫拉的诱惑,塞墨勒曾要求宙斯显露一下神的威仪。宙斯因为答应过要 满足姑娘的要求,不敢食言,便驾着雷电,走近姑娘。塞墨勒忍受不住,临 死前给宙斯生下一个孩子,这就是狄俄尼索斯,又叫巴克科斯。宙斯把孩子 交给塞墨勒的妹妹伊诺抚养。后来,伊诺带着另一个儿子墨里凯耳特斯为躲 避丈夫阿塔玛斯的追杀,不幸失足落海。母子两人被波塞冬救起,当了救助 落难人的海神。从此以后,伊诺称作洛宇科忒阿,她的儿子称作帕勒蒙。后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德摩斯,阿耳戈英雄们的最后一次冒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