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天女下凡,吠陀时期的神话

吠陀时期的神话集中在四部吠陀本集和与此有关的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中。这时期的神话还处在萌芽的阶段,它反映了古印度人的多神崇拜,虽然诸神都是自然及社会现象的人性化的神,但其拟人化还比较模糊,许多神话也不统一,缺乏完整性。《梨俱吠陀本集》是我们了解早期印度神话最全面的资料。根据这部本集,早期神祗分成三类,即天上诸神、地上诸神和空中诸神,但有些神具有两类或三类以上的职能。天上诸神有天神提奥,他通常与大地女神普利提维合称为“天地神”,是诸神的父母。太阳神苏尔耶,他是提奥和阿底提女神所生,其妻为黎明女神乌霞;道路神为帝善,他既任太阳的使者,又是死者的向导;伐楼那是宇宙的化身,他是吠陀神中仅次于因陀罗的大神,居住在天国中有千柱千门的金殿中,他也有人眼之称,他支配天地分开,日月运行,江河畅流,也维护道德秩序,惩治罪犯;与伐楼那相关的是密多罗神,他俩形如偶神,共治世界,此外还有毗湿奴神、双马童神、三个利普神和陀湿多,还有黎明女神乌霞和黑夜女神罗特利等。地上诸神有阿耆尼,火神,相传他从两块木片中为人取火,他是家庭和家族利益的保护者;婆利河斯波提是武士神,也是祭司神,他手持弓箭和金斧时,助因陀罗作战,手拿祷词时,保证祭祀顺利进行;苏摩是酒神,在吠陀神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他是一种植物神,苏摩酒可以延年益寿,医治百病。空中神有战神、雷电神因陀罗,他是吠陀神中最重要的神,据说他皮肤 棕色,力大无比,常手持金刚杵,或身背弓箭、钩子,乘坐利普神制的马车,他常饮苏摩酒,屡建功绩被视为印度雅利安部落社会的英雄神;摩录多是一位风雨神,与因陀罗是同龄兄弟,他发出的雷鸣和狂风能震撼山川大地,被称为天国的歌手;楼陀罗是摩录多的父亲,他凶猛异常,是天国里的野猪,他既是统治世界的暴君,又是治疗百病的神医,后来在印度教中变成主神湿婆,此外还有风神伐由和伐多,雨云神波尼耶,水神阿波纳和阿波、摩多利首神。 与这三类神为敌的是妖魔,包括达娑,罗刹和阿修罗。在这些神之外,还有一个死神:阎摩,他被认为是第一个死去的神,死后仍居住天国,这也反映出印度神话少有谈及死亡的题材,因为他们让死人也居住天国,这样死就无所畏惧了。阎摩后来成为佛教神话中的地狱魔王。 在吠陀众神中,因陀罗的地位最高,他常被视为战胜敌人,扫除障碍,造福人类的神。传说人类中的水和火都是由他取得的,他还帮助雅利安人的首领战胜了达娑人。因陀罗既是天神,又是雷雨神,战神,有关他的神话很多,仅《梨俱吠陀》中就有近二百五十首诗是赞扬他或与他关系密切的,其中有关他与旱魔的斗争在印度广为流传。据说在因陀罗生下来不久他就为众神立下一大功绩。当时旱魔弗粟多巨龙把印度的七大河流截断,于是大地干枯,庄稼枯萎,弗粟多还从雅利安人那么掠夺了“云牛”,人类没有了水源,失去了供给营养的“云牛”,便无力生存,他们渴求光辉的天神们拯救他们,希望众神大慈大悲。因陀罗听到人类的祈祷,勇敢地站出来,决心为人类做些贡献。他先喝下神酒苏摩酒,然后拿起工匠陀湿多为他锻造的金刚杵,带着他的侍从、暴风雨神摩录多,一起坐金车驶往旱魔所在地。因陀罗和摩录多都头戴金镯,身上携带着弓箭,斧头及长矛,他们的车前有两匹心爱的栗色马,两头斑鹿和一只快步红鹿,无论谁听到他们的雷电声,便会非常害怕, 他们大声一吼,就会降下一阵骤雨。旱魔弗粟多一见因陀罗就大叫一声,使天国都震动起来。大地女神普利提维担心儿子遭遇不测,想找神协助。可因陀罗并不示弱,他带着暴风神勇敢地向敌人冲去,这时他想到牧师们为他唱的赞歌,人类不断给他的祭品,他又喝过天国的玉浆,于是他力量倍增。旱魔本自高自大,宣称自己刀枪不入,谁知因陀罗一箭射去,这头巨大的龙体就伸展几下断命了。巨龙一死,洪水顿时暴发出来,冲走了巨龙,冲向了海里,河里。因陀罗还摧毁了敌人的战堡,放出了关在城堡里的“云牛”,从此大地又绿草丛生,河流通畅,庄稼丰收。

从前在摩德罗国有一个美丽的公主,她的名字叫莎维德丽。她因为从阎王那里求得了很大的恩典,获得了 “忠贞妇人” 的美名。 摩德罗的国王马主没有孩子。他很苦地修行,希望得到子嗣。他向梵天的妻子萨毗多莉女神祭供并祈祷,女神赐给他一个女儿,便是莎维德丽。这少女长得美丽而有风姿,像一个仙女一样。她的眼睛灼灼有光,像莲花瓣一样明丽;她像一个黄金的雕像一样;她十分标致而娴雅。 莎维德丽爱上了一个名叫萨谛梵的少年。萨谛梵虽然隐居在森林里的修道院里,但他是皇家出身的。他的父亲是一位有德行的国王,名叫耀军;他因为双目失明,被邻国的一个旧日仇人夺去了他的国土。这个失去王位的国王携带他的忠贞的妻子和独生儿子到山林中居住。这儿子渐渐地成长,成为一个英俊的少年。

从前,在天界的舞女群中,有一个极为出色的阿普莎拉丝。

普鲁族的都夫香达王出外打猎,他为了追逐一只鹿而到了喜马拉雅山的甘婆修士草庵中。甘婆修士在这里育有一名养女,她是天女目奈卡和毗舒巴密特拉修士所生的,名叫夏庚达拉,长得美丽动人,惹人怜爱。都夫香达王与夏庚达拉一见钟情,彼此情投意合,终于私订终身,但是王必须返回都城,于是他把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下来,送给夏庚达拉当纪念,就返回都城去了。夏庚达拉自王离去之后,每天朝思暮想,只念着王一人。连爱生气的多婆萨斯修士的来访,也置若罔闻,修士为此大发脾气,认为夏庚达拉对自己极端失礼,他诅咒道:

除了因陀罗和摩录多,阿耆尼和苏摩也是吠陀神中较重要的神,而伐楼那则作为人间的统治者,在早期吠陀神中占据着很高的地位,他常被称为“大王”,同因陀罗一样,他也有一个对偶神:密多罗。这种两个一起成双成对出现的神祗可以说是吠陀神话的一个显着特点。伐楼那也是最早的“法官”,他是秩序的守护神。

当莎维德丽把她恋爱的事告知她父亲的时候,坐在她父亲旁边的先知那罗陀说:“哎呀,公主选这位萨谛梵王子为丈夫,选错了!他很英俊,很勇敢,很诚实,很宽宏大量;他也很谦虚,很耐心,很友善,很正直;他具备一切德行。但是他有一个缺点,这是他惟一的缺点:他天生短命。从今天起一年后,他便要死去,这是上天规定的。一年后阎王要来接她回去。”

有一次,她在众神面前跳舞,普夫达 看了非常满意,特地指派她到一个繁华的都城维夏拉布里去充当使者。这一座城实在美得无与伦比。自从她住到这个神都之后,每天都不忘礼拜因陀罗天,以表示对他的崇敬。但是,有一天她竟不小心忘了例行的念经礼拜,夏达克拉多因陀罗天便诅咒了她说:

“都夫香达王要忘了这个贱人!”

《梨俱吠陀》虽包含了丰富的神话故事和神话因素,但它不是真正的神话集,其中的神话多反映战天斗地的过程,而少有开天辟地的遐想,加之吠陀文学本是为宗教祭司服务的所有神的故事也不过是为祭司阶层颂扬的工具。除《梨俱吠陀》外的其它三部吠陀本集则完全是祭司用的颂歌,祷词,咒语等。 吠陀时代的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也记载了不少神话传说,但主要以梵书神话为主。梵书是解释吠陀颂诗的书,而古印度念诵吠陀颂诗的只有婆罗门,所以他们把祭祀看成是最高目的,认为一切力量都源自祭祀。在梵书出现的时期,婆罗门的祭司已被抬高到神的地位,《百道梵书》中称:“众神是天上的神,有学问的婆罗门是人间的神。”婆罗门祭司为独揽祭祀大权,想尽办法把祭祀仪式繁琐化,神秘化,同时为婆罗门教创造理论依据。梵书即是这样一种祭祀介绍书,婆罗门祭司在解释这些仪式起源和意义时,运用了许多神话传说,从这个角度看,它又是吠陀神话的补充。

国王对他的女儿说:“啊,莎维德丽,你已听到那罗陀的话了,既然这样,你去选另一个人做你的丈夫吧,这个萨谛梵在世的日子是屈指可数的。”

“你竟疏忽了对我的礼拜,现在起你将失去肉体生命而留在这个城中,你的遗骸旁将有两名女子侍候着,将会有一名男子出现在这两名子女面前,得知你的肉身所以失去生命的始末。你在那天清晨就可以去掉人类的形貌,而恢复天女的身份了。在那之前,你将成为国王的女儿,住在人世上。 ”

不过在她的众多好友的斡旋之下,这句咒语被加上一个条件:就是当王见到当做纪念的戒指时,就会想起她来。自王返回都城之后,便音讯全无。夏庚达拉身怀王的孩子,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和一个老婆婆住在养父的草庵中,后来她离开草庵前往王宫,但是王已失去记忆,根本不记得她是谁。她想拿出纪念的戒指给王看,却又在来时途中,将戒指遗失在池塘里,王既已不记得她,只当她是前来惹事生非,而臭骂她一顿,夏庚达拉只有黯然神伤地离开了。但当她离去时,整个人被笼罩在一片光明中,走远了才逐渐消逝。

梵书有十几种,分属三部吠陀,其中《爱达雷耶梵书》、《百道梵书》

那美丽的少女回答她的父王说:“骰子已经掷出去了,只能掷一次。一个父亲嫁一个女儿,只能嫁一次。一个女人只能说一次 ‘我是你的’。我已经选定了我的丈夫了,我只选一次,不能选第二次。不管萨谛梵是短命还是长命,我必须和他结婚。 ”

听了这话,她微微一笑,倒使夏达克拉多的怒气解消了不少,她说:

有一名渔夫在通往都城的路上叫卖一枚由鱼腹中取出的特殊戒指,因而受到警卫的盘问,因为戒指上刻有都夫香达王的名字,警卫便把戒指拿去呈给王看,王一见戒指,立刻恢复了记忆,他非常后悔曾对夏庚达拉的臭骂,逼使她怏怏离去,也为此烦恼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那罗陀说:“啊,国王,你的女儿意志坚决,她一定要走她所选择的道路,毫不动摇。既然如此,我赞成把莎维德丽嫁给萨谛梵。”

“在我离开这神都到人间去的时候,请不要让任何人来当这座城的管理者。”

就在此时,出现了由天界而来的因陀罗神使者,道明要借助王的力量去征伐恶魔。不久,王终于征服了恶魔,当他驾着战车在天空飞驰时,突然发现在黑魔克达山中,有一个男孩子正在和一头小狮子嬉戏。这个孩子就是王和夏庚达拉所生的儿子---巴拉达。这时夏庚达拉也来了,两人终于高兴地庆幸重逢。

国王说:“那罗陀,既然你表示赞成,我就照你的意见做,因为你是我的师傅,我总是听你的话的。”

众神之主因陀罗天听了,便说:

于是那罗陀说:“愿莎维德丽婚事顺遂!现在我要走了。祝你们大家幸福!”

“在你再度成为此神都的管理者之前,我会让这个城的居民都昏迷不醒。”

这以后,莎维德丽的父王马主到森林里去访问萨谛梵的盲目的父亲耀军,他女儿和他一同去。

就这样,阿普莎拉丝由于手握金刚杵的因陀罗天的诅咒,降生于人世,成为国王的女儿。自生下来之后,她未曾高兴过,虽然年已及笄,却拒绝别人的提亲。她坚持自己的条件说:

耀军对马主说:“您为什么到这里来?”

“能在我面前谈维夏拉布里的故事的人,我才会接受他成为我的丈夫。”

马主说:“贤明的国王,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女儿莎维德丽。您收她做您的媳妇吧。”

前来求婚的国王或王子虽络绎不绝,但其中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维夏拉布里城的庐山真面目,因此一个个都只好铩羽而归。 话说,有一名男子性情颇狡猾,他很想由传闻中知道那个城的究竟,于是到处巡行游历,最后终于来到一个叫做科尔拉布拉的地方,他去参拜崇高伟大的拉克舒蜜女神 的庙堂,女神很高兴地对他说: “你说说有什么愿望吧! ”

耀军说:“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王国,现在和我的妻子和儿子住在这森林里。我们过苦行者的生活,在这里修行。您的女儿过得惯森林里的艰苦生活吗?”

马主说:“我的女儿很明白,世间的幸福和苦痛是来去无常的,没有哪一处是肯定有幸福的。因此请接受她做您的媳妇吧。”

于是耀军同意让他的儿子娶莎维德丽。萨谛梵很是高兴,因为他娶了一个才貌德行兼备的妻子。莎维德丽也很高兴,因为她得到了一个称她心意的郎君。她脱下了她的皇家衣服,取下了装饰品,穿上了树皮衣和红衫。

就这样,莎维德丽变成了一个隐居修道的妇人。她尊敬萨谛梵的父母亲,并使得她丈夫很欢喜,因为她言语温婉,手艺高妙,性情温顺,爱情真挚。她过苦行者的生活,律己很严。但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先知那罗陀的可怕的预言;她心中一直在暗自想着他的可悲的话,她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

最后,萨谛梵的死斯渐渐近了。当他只有四天可以活的时候,莎维德丽发愿实行 “三夜斋”,三夜不睡也不吃。

盲目的耀军说:“啊,我的孩子,我为你十分悲伤,因为实行 ‘三夜斋’ 是非常艰苦的。”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女下凡,吠陀时期的神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