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地下王国,黑夜女神

有位名叫库安东的猎人,到丛林里去打猎,他走了很远也没有什么收获。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忽然发觉有人跟踪,简直吓坏了。当他看到面前站着的竟是豹王尼祖恩格列和他的随从时,库安东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他大声呼喊: “大王,我家有两个漂亮的女儿,我正想把她们许给你做老婆呢!” 他的话使尼祖恩格列非常高兴。 “不要动他!”他吩咐随从,然后就和他们一起消朱在丛林深处。 库安东回到家中已是深更半夜,忧心忡忡、郁郁不乐的他,感到万分疲惫,倒在吊床上,连梦都没做就睡着了。 天一亮,他把两个女儿叫到跟前,将他当时的处境和向豹王许下的诺言都向她们讲了。最后,他又补充说,这样一来,姑娘们就可以成豹王的妻子了。成语故事 www.gushi51.com “我已经和尼祖恩格列约定,把你们送到库鲁艾纳河源的浮库——豹王的属地。”库安东对他的两个女儿说。 女儿听罢,忧伤不已。 “浮库这么远,”她们说,“我们不到那儿去,我们不愿意离开故乡……” 库安东听了女儿们苦苦的哀求,什么也没说,躺下便又睡着了。姑娘也躺下了,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只要一想到父亲要把她们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就吓得直哆嗦。 天蒙蒙亮,库安东就起床,带着斧子到林子里去了。他带回两棵粗壮的原木,只花了几天的工夫,就把它们雕成两个女人,就差没有五官七窍了。天快黑的时候,库安东把两个木头女人藏在非常隐密的地方。就这样,库安东瞒着大伙,日复一日地干着活——刨削、雕刻、钻孔……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木头姑娘就和真人没有什么两样了。她们有鼻子有眼、嘴巴、耳朵甚至指甲都一应俱全。于是库安东把他吊床边的小屋收拾出来,门窗也弄得严严密密的,以防任何一位好奇的人发现他的奥秘。就连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不知道内情。只有库安东一个人,每天在密室里尽情欣赏两个木头美女。 有一次他忽然心血来潮地做了三张精致的板凳,好让自己和两个木头姑娘坐着休息。干完活之后,他就跟往常一样又去睡觉。等到他第二天来到隔间小屋时,他惊奇地发现,里面的姑娘不是两个,而是整整五个!看来,一定是夭快亮的时候,两个木头姑娘醒来,要坐在板凳上,板凳就变成一模一样的姑娘。如此一来,给姑娘们准备的头发,牙齿和腰带就不够了。 库安东乐坏了,兴冲冲地跑到林子里,摘了些布里特棕榈叶,用它们做了五个头发套,把它们戴到姑娘们的头上。不过,白色的头发实在不大美观。库安东决定找些比这更漂亮,更好看的东西。他拿了些玉米须,把湖里的水藻掺在里面给姑娘们戴上,他认为这样很好看。 不过还要给她们安上牙齿和绑腿腰带什么的,库安东又出去找呀找,找了比兰尼鱼的牙齿给姑娘们彼上。开始他觉得蛮不错的,要知道这种素有河盗之称的鱼的牙齿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姑娘们立刻要吃东西了。他给了她们一些鱼,但惊奇地发现,她们竟然生吞活剥地吃了下去。这实在有些不妥。于是库安东又找来一些坚硬的小石头,显然是些燧石的碎片。他把碎石摆在比兰尼鱼齿的位置上,然后让姑娘们笑一下,哇,他还是不满意:新安的牙齿全是漆黑漆黑的。这时,库安东想起来有一种曼加巴果实,它们有一种坚硬的乳白色的核。他收集了一些果核,把它们安在姑娘们嘴巴里。于是,姑娘们微笑的时候,露出了洁白好看又结实的牙齿,他看了非常满意。 剩下的就是把姑娘的臀部遮盖起来了。库安东记得林中有一种树,有一次,他曾用这种树皮做过一条顶呱呱的腰带。他撕下这种树皮,用它做成腰带,缠在姑娘们的腰上。 现在,姑娘们已经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库安东跟她们讲清楚,要送她们到浮库,在那儿出嫁。她们中有两个要嫁给豹王尼祖恩格列做老婆,其余的嫁给豹王的属下。库安东让她们收拾好,第二天天亮就动身上路。 库安东把一只猫头鹰逮到家里,猫头鹰不停地叫了一天一夜。当库安东一走进屋,姑娘们都惊讶地问他,为什么猫头鹰老是在叫。这时库安东才记起,天亮忘了送她们动身。于是吩咐姑娘们准备第二天动身。 天蒙蒙亮的时候,猫头鹰又叫了。库安东走进小屋,卷起她们的吊床,给她们带路上吃的蜂蜜和木薯,然后出发。 姑娘们沿着库鲁艾纳河溯流而上,很快就来到树木稀少的大草原。 正午的太阳像火一样酷烈,草原上一丝风也没有,姑娘们渴得喉咙直冒烟。姑娘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湖边。第一个姑娘喝了一点,觉得又苦又咸,就劝她的女伴们不要喝。其中一位不相信,硬是弓下腰,把僵硬的头和肩膀伸到水里喝了很多水,结果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余下的四位姑娘,伤心地继续赶着路。天黑时分,她们来到一处开阔地,在那里过了夜。清晨,她们又精神抖擞地上路了。 她们已经走了很多的路,迎面碰见一只貘,变成人的样子,对她们说: “姑娘们去哪儿呀?” “到浮库去,”姑娘们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们之中有两个要嫁给尼祖恩格列做老婆。” 于是,貘给她们指路: “直着朝前走,别拐弯,前面就是浮库了。” 姑娘们想要往前走,可貘却想留下一个姑娘陪他睡觉。只有一个姑娘愿意和他一起过离群索居的生活。不过算这只貘不走运,他这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力气实在大大了,姑娘被他折腾成两半。这时貘才看出,姑娘原来是木头做的。他大吃一惊,往密林中一窜,溜走了。 三位姑娘伤心地继续往前赶路,女伴的死不断在她们心头浮现。不过,她们很快碰到了一只翠鸟,他也打扮成人的样子。 “到哪儿去?”翠鸟问。 “到浮库去!我们中的两个要嫁给豹王做老婆。” 这时,姑娘已经没有吃的了,翠鸟就请她们吃鱼,不过有一个交换条件,得有一位姑娘留下陪他睡觉。姑娘们没理他就继续往前去。 日复一口,漫漫的长路,仿佛没有尽头似的。途中,她们看见一只黄鼠狼,正在守护一个蜂房。黄鼠狼看到姑娘,立刻变成人的模样,热心地询问她们的去向。姑娘们一一作了回答。 黄鼠狼给她们指完路,对她们说:

在宇宙洪荒时代,日夜不分,所有的人都无法睡觉。有一个叫做原冉的人听说,黑夜女神被毒蛇苏鲁古古和她的亲戚霸占了。于是,他对自己的族人说: “我去替你们把黑夜找回来!” 他带弓箭上路,来到苏鲁古古阴暗潮湿的家,对她说: “你愿意让我用弓箭来换取黑夜女神吗?” “小伙子,我连手都没有,要弓箭何用?”苏鲁古古干笑说。 没法子,原冉只好再去寻找别的东西。不久,他带来了一个铃铛,对她说: “怎么样?我把铃铛给你,你把黑夜女神还给我!” “小伙子!”苏鲁古古说,“我没有脚,你帮我把铃铛系在尾巴上好了,让我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摇响它!” 从此以后,响尾蛇一生气,就会把尾巴摇得了丁丁作响,向人发出警告。 不过,苏鲁古古还是不愿交出黑夜女神。 于是,原冉决定去找些毒药来,也许,苏鲁古古会用得着它。 果真,苏鲁古古一听说毒药就来了精神,马上换了一副面孔,说: “那就一言为定,拿毒药交换黑夜。” 她把黑夜女神装在摇篮里,交给原冉。 原冉的族人看到他从苏鲁古古那儿园来,还带着一只篮子,马上纷纷跑来问道: “你真的把黑夜女神带回来了吗?” “拿回来了,”原冉回答说,“不过苏鲁古古交代过,在到达房子以前,月亮升起的时候,千万不可把篮子揭开。” 可是,他的伙伴穷追不舍。嚷着要看看黑夜女神是啥模样。原冉终于违背了约定,把篮子打开了。 黑夜女神从里面飞出来的刹那间,天地变得一片漆黑,人们还是没看到女神的模样。可是黑暗笼罩了回家的路,人们恐惧到了极点,呼喊着,四下逃窜…… 只留下原冉孤伶伶的一个人,留在茫茫的黑暗之中。他大声呼喊: “月亮,你在哪里?” 这时,苏鲁古古的亲戚们围住了原冉,苏鲁古古的妹妹扎拉拉克还把他的脚狠狠地咬了一口。 原冉猜到,这是扎拉拉克咬的,便大声说: “扎拉拉克,你等着,我的伙伴会找你报仇的。”然后就倒地死了。后来,月亮升起来了,黑夜女神又被蛇族拐走了。原冉的伙伴在他的尸体上擦满药汁,原冉才重新活了过来。 原冉再次给苏鲁古古带去大量的毒药作为交换。 苏鲁古古为了让人们无心找她妹妹报仇,于是搜罗了人世间所有丑恶的东西,掺上日尼班树浓黑的液汁泼洒在黑夜女神的衣服上,使她变得更加浓黑。 这就是为什么每到夜晚,我们便感到腰酸背痛,喉咙发紧的原因;也就是丑恶之事总是在黑夜滋生的缘故。

有位印第安人死了老婆,十分悲伤。他不停地边哭边唠叨着: “老婆呀,你在哪里?没有你,谁来照顾我,给我洗衣做饭呵?” 他的悲痛一天比一天沉重,因为从那以后,他不得不过着东讨西要的日子。 一夭夜里,他来到老婆的坟上,扑倒在地,泪流满面地大声呼号: “老婆呀,你为什么扔下我孤孤单单一个人,我好苦命呵!” 哭着哭着,突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衣着古怪的陌生人,他问印第安人。 “出了什么事呀,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印第安人吃了一惊,结结巴巴地说: “我老婆死了,我哭是因为太孤独,我想见见她!” 来人说:“你真的想见她?那我带你去好了!不过,你要闭起眼睛,不等我的招呼,千万别睁开。” 不多一会儿,来人对他说: “好了,睁眼吧!” 印第安人睁眼一看,他已来到了冥王统治的地下王国。领他来的人早已不见了。 “如果你想你老婆,”冥王对印第安人说,“你走到那条河边。在河岸上你找一匹马,把她领到我这儿来!” 印第安人听从他的话去找这条河。河倒是很快就被找到了,但马在哪儿呢?岸边全是清一色的女人,在那里洗头,洗衣服。印第安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匹马。他回到冥王那里,对他说还没找到马,只见过许多女人。 死神对他说: “你再去,问问她们,看她们谁是马。谁告诉你她是马,这女人就是你的老婆。只要你一问,她就会变成马。好好套住她,把她牵到我这里来。” 印第安人返回河边,按死神的吩咐做了。他问一个女人,她是不是马。刚一开口,其中一个女人就变成了马。印第安人抓住她头发上的一根条子,把它拴在马脖子上。马嫌带子勒得太紧,对印第安人说: “带子勒得大紧了,很痛的。” 印第安人解下带子换成自己身上宽宽的腰带,把她牵到了冥王那里。 他们走过一个大坑,里面燃着大火,旁边白骨成堆。印第安人的老婆对丈夫说,她每天都到河边洗澡,然后带木柴回来,洗澡的时候是女儿,驮木柴的时候是马,但是只要走近火坑边,她就会变成一堆白骨了。 “死神每天用火烧我,是为了惩罚我,”她继续向自己的丈夫诉说,“他把我烧成灰。我对冥王说,我受的罪已经到头了,他取出骨灰,就会把我变回女人的。这种惩罚太可怕了,不过我还是要熬过来,这都是因为我在世时,你没有打我的缘故。” 女人把丈夫带回自己的小屋。在冥王的国度里,每个死者都有一间自己的小屋,女人给丈夫拿来吃的:黄玉米和红豆子。他们吃不上白玉米,因为白玉米是活人智慧的产物;他们也吃不上黑玉米,因为黑玉米是活人们燃烧的肉体;他们还吃不上黑豆子,因黑豆子是印第安人的眼珠子。 吃完之后,女人对她的丈夫说: “我在木床上睡,你睡在炉子边。你要知道,在这里不同于人间,不能睡在一起。” 印第安人照妻子所说睡到炉子边。 过不了一会儿,他非常想和过去一样和老婆亲热亲热。于是,他躺到她的身边,但等他伸手过去时,摸着的却是一堆白骨,就像他老婆根本就不存在似的。次日,他老婆骂道: “你干嘛碰我,你闯下大祸了!本来我受到的罪已经到头了,现在,他们会更严厉地惩罚我了!“ 终于有一天,这女人对她的丈夫说: “本来你可以活得很久,只因到我这里来过,所以,你在返回人间之后两周也会死了。” “这很好,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印第安人说。果然在他返回人间的第十五天,那个印第安人也死了。

从前有老俩口,靠种上豆为生,以上豆充饥。他们的土地非常肥沃,种出的土豆比别人家的都大,只是离家太远,每到收获季节,总是有盗贼来偷,把大个儿的土豆全部挖走。老俩口很生气。后来,等他们的独生子长大之后,才把他叫来: “儿子,你长得年轻力壮的,去教训教训那些小偷,看他们还敢偷咱们的土豆!” 小伙子于是动身去看土豆。 第一天夜里,他眼都没敢合,看得清清楚楚的,没什么小偷。天快亮的时候,他不由得合上双眼,做了一个梦。小偷们趁他打盹的机会,又把土豆挖走了。 小伙子醒来,心里十分懊丧。他回到家里把倒楣的事告诉了他的父母。 “算了,”父母对他说,“下次当心就是了。” 小伙子口到地里的小窝棚,整整一夜都没合限,直到天色大亮,也没离开过土豆地。只是好像在半夜的时候,稍微打了个盹,但立即就醒过来了,小偷好像也没来过,但满地都是上豆叶子。 他回家向父母抱怨说: “我看了一整夜,眼睛只不过眯了眯,谁知又让小偷给偷了。” 父亲气得把儿子的屁股痛打了一顿,对他说: “你胡思瞎想些啥了?难道你比小偷还笨吗?一定是到哪里跟姑娘厮混去了!” 第二天,又叫他去土豆地守夜。嘱咐他说: “喏,这回该知道怎么守夜了吧?” 没法子,小伙子只好坐在土豆丛里,等小偷来光顾。 夜里,一轮明月挂在天际,照得四周一片光明,等了整整一宵,他死命地盯着四周……到了黎明时分,实在倦极了,不禁又闭上了双眼。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群穿着银白色衣衫,长得花一样俏丽,披着金色秀发的姑娘,飘然飞落他家的地里,开始齐心协力地挖着上豆。哇,她们是一群从天而降的星星姑娘! 小伙子张开双眼,呆愣在那里看着她们。 “哎!”他感叹着,“多可爱的姑娘呵!该怎么才能把她们抓住呢?难道世界上会有如此美貌的小偷吗?” 他的心兴奋得都快跳出来了。他真想抓住哪怕是一个姑娘也好。 他猛地一跃而起,想去逮住这些美丽可爱的土豆贼;可是,一刹那间,她们都飞走了。如同闪耀的灯光那样,消失在夜空中。只有一个最年轻的星姑娘落在了小伙子的手里。 小伙子在带着星姑娘回家的途中,责备她说: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怎么能到我父亲的地里偷土豆呢?” 接着,他故意一本正经地说: “现在,你被我捉到了,该怎么处罚你呢?” 姑娘吓坏了,可怜可爱的小脸蛋上挂满了泪珠,就像带露的小花一样,惹人喜欢,她娇啼着哀求着小伙子: “把我放回天上去吧,我的姐姐一定会挨父母责骂的!我会把从你们地里偷走的一切都加倍还给你,别把我扣留在人间!” 小伙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紧紧地拉着小姑娘的手,笑嘻嬉地说: “算了,就罚你做我的妻子吧!” 他打定主意不回家去了,他要和星姑娘住在土豆地旁的小窝棚里,星姑娘哪里肯依,只是谁叫她偷人家的东西,又被人家捉住了呢?更何况她又哪里敌得过一位英俊强壮的小伙子呢? 小伙子的父母等呀等,就是不见儿子回来。 “啊,”他们寻思着,“这个窝囊废臭小子一定又把小偷放走了,不敢露面。” 天黑,心慈手软的妈妈给儿子带了一些好吃的,顺便也去探看一下她的宝贝儿到底在搞什么玄虚。小伙子搂着他心爱的星姑娘正坐在窝棚里说着情话呢,看到妈妈走到地头,姑娘用修长的手指压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口俯在小伙子耳边说: “小心,千万别让你的父母看见我。” 小伙子便匆匆迎着母亲走过去,老远就大声喊道: “别过来,就在那儿等着我。” 小伙子接过妈妈手里的食物,回到窝棚里递给星姑娘,又接着讲天上地下的希奇古怪事去了。 妈妈回到家中,对她的老伴说: “咱们的儿子好像抓了个女小偷。她漂亮得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他带着她住窝棚里,怕是已经结成了夫妻呢!所以,他不让我靠近他的窝棚。” 老俩口合计着,这倒也不错,便没去打扰他们。 有一次,小伙子在心里盘算好了,该带他的妻子去拜见双亲了,他对她说: “天黑之后,我们就回家去吧!” 星姑娘很认真的再次对小伙子说: “我不能去见你的父母,怪羞人的!而且他们见了我,对我们也很不利。” 小伙想了想,折衷了一下: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嘛,见一面之后,我们另外住好了。” 夜里,他领着姑娘去见了自己的父母。星姑娘的花容月貌使得老俩口打心眼里满意,不由得把她看得紧,把左邻右舍瞒得死死的。 时光飞逝,星姑娘和小伙子一起生活了很长的时间。她怀孕了,生了孩子,可孩子又不明不白的死了。 星姑娘原来的天衣被小伙子藏了起来,她只好穿着普通人的衣裳。 一次,小伙子到远处的地里去干活,星姑娘假装要出门散散步,谁知一出门就无影无踪了。她回到了天上。 小伙子回到家中,见妻子没了,心里十分难过。他边哭,边出门远去,满世界地寻找着他心爱的妻子。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程,有一天,他在高高的悬崖边遇到了神鸟兀鹰。 “小伙子,什么事这般伤心呀?”兀鹰问。 他把自己的不幸告诉了它: “神鸟,我心爱的妻子是位美丽无伦的星姑娘……我担心她已飞回了天上,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见到她。” 兀鹰对他说: “小伙子,别忧伤,你的情人星姑娘的确已经飞回天上去了。既然你这么痴情,我可以带你去找她。不过你得先替我找两头美洲驼来,也好让我填饱肚子,和做路上的干粮嘛!” “好的,神鸟,”小伙子答道,“我这就去把美洲驼给弄来。” 他匆忙回到家里,一进门就对他的父母说:

本文由必赢娱乐棋牌官网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地下王国,黑夜女神

相关阅读